服务上汽大众等企业大众北路将于6月底通车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4月18日讯(记者 熊远帆 通讯员 邓格 罗刚)近日,由中国一冶承建的长沙经开区黄花及大众片区PPP项目大众北路工程(长株高速互通—龙峰大道)水稳全线贯通。水泥稳定碎石工程量总计165501㎡,日摊铺量达12000㎡。为实现该道路6月底通车目标提供了强有力保障。

大众北路(长株高速互通—龙峰大道)位于长沙经开区大众片区,西起长株高速互通,东至龙峰大道,全长2.159km,道路红线m宽的绿线),城市次干路标准,设计速度40km/h,双向六车道。

该道路主要为上汽大众长沙工厂、旺德福智能家居产业园、湖南亚太实业等企业提供进出道路。接下来,项目承建方将在安全、质量、进度方面继续提质增效,确保项目6月底顺利通车。

“无花果果农专车”启程

“快快快,车来了!先把篓子送到那个运果的货车上……”22日清晨5点,在经区泊于镇海西头村口的107路公交车始发站点,果农们有序排队踏上贴有“无花果果农专车”标识的公交车,前往市区销售无花果。

公交车上,果农们热络地聊着,大家喜笑颜开。“开通了专车,我们进城卖果方便多了!”东星日村果农屈小兰乐得合不拢嘴,“之前都得我对象大清早把我送去,路费的成本太高。这下好了,专线元就够了。”

一旁坐着的梁秀英随声附和:“是啊,专线太方便了。之前虽然也能坐公交,但这么多人提着篓子还有马扎、秤等东西真是挺碍事的,耽误年轻人上班、上学,自己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泊于镇是我市无花果主产区,随着无花果进入成熟期,每天都有很多果农携带无花果乘公交车进入市区销售,不但给公交线路正常运行带来压力,而且存在客货混装车的安全隐患。

“为解决这一问题,我们投入1部公交车载客,泊于镇政府提供2辆货车载果,联合开通了这趟专线。”威海公交集团一公司三队队长宁桂明说。

车辆行驶途中,每到一个站点就会涌上一拨果农。泊于大桥的标识牌下,20多个果农正东张西望,焦急地等待,一位果农看到车来了,立刻挥起手臂。大家紧锁的眉头舒展了,脸上露出了笑容,有序地把果子先送上货车。

“我们每天早上5点从泊于镇海西头村发车,沿途在果农较为集中的温泉寨、蒲湾、泊于、夏庄、松徐家、大邓格路口、海头院设7个收果上客站点;在销售点较为集中的骨科医院、北竹岛、环翠区政府、长征小学、小商品批发市场设5个卸果下客站点。”公交司机说。

一辆载着果农的专车和两辆载着果品的货车走走停停,在接到最后一位果农后,迎着朝阳、伴着微风,一刻不停向城内驶进……

清晨6点半,第一站骨科医院到了。“来看看咯,最新鲜的无花果,今早刚摘的!”“怎么卖?”“15元2斤!”……果农们纷纷支起自己的摊子,露出朴实的微笑。

【GGAD格邓】霸道魔王的柠檬雪宝(半挂pwp一发完)

来自想要狂吃老夫少妻的不理智蛾,特别特别特别ooc(看题目就知道这是篇爽文),总裁老盖x一个嗲精小邓(???)前情我就随便瞎jb写写,可以参考老茉的五十度灰年龄操作剪辑,算是视频售后(链接见评论区)

实习生,局促的微笑,白色衬衣和单肩包,阿不思像是凑齐了所有令人尴尬的元素,得体得像个笑话。他当时是怎么想起去采访格林德沃的呢?

可能是因为刚和男友分手,又恰好听到他的演讲吧。多多少少带着一点“嘿盖勒特,没了你我也能高高兴兴地活下去。”这种幼稚的赌气。

阿不思现在回想仍然觉得不可思议。而后来,格林德沃像每一部不切实际的爱情小说里一样,在批阅文件的时候把他放在腿上。

阿不思的脚尖够不到地,挂在格林德沃的大腿上晃晃荡荡地踢那张无辜的办公桌,发出沉闷的声响,活像个调皮的小孩子。

“耐心点,宝贝。”格林德沃安抚年轻的情人,用抚摸猫科动物的手法按他的后颈,他的宝贝也很累,给那些倒霉孩子开例会可不比自己的工作轻松,为什么他的阿尔总是这么优秀呢?

宝贝,情人,阿尔,格林德沃喜欢这一类的词,好像阿不思是只他豢养的宠物,展开手他就会把头颅摆在上面

那过于无趣了,格林德沃只是想想,不会真的如他所愿,圈养凤凰有什么意义呢?它们的羽毛会失去自由的光彩。人类总是对不能得到的东西非常着迷,比如前男友或停产的冰激凌。

阿不思的手肘绕过格林德沃的脖子,百无聊赖地刷ins,看各种甜品和它们的做法,越看越饿:“我们晚上吃什么?”男孩问。

阿不思正处于饱满的年纪,食欲,,求胜欲都像充足气的篮球一样鼓胀结实,于是他沉稳的壳总是裂开,毛茸茸的快活与调皮就探出头来,这让格林德沃分外喜欢。

和他在一起总觉得自己也年轻了似的,格林德沃从未觉得自己暮气沉沉,但他——阿不思,像茶歇时提供的马卡龙,香甜诱人,并不饥饿的人也会忍不住来一口。

“嗯?”阿不思如梦初醒,他转过头,试图分给男人更多关注,这才注意到格林德沃刚点燃了一支烟。

“少抽些烟,你得多陪我几年。”他掐灭了格林德沃的烟,把自己的唇凑上去:“听说戒烟的好办法之一就是吃糖。”

男孩儿的唇齿间埋着香气,奶和糖,把烟味全软化成柔腻腻的甜。他可真是块超大号的,人形柠檬雪宝,格林德沃想。

阿不思突然发现好像他没那么饿了,他有些其他的想法。年轻的学生会主席行动力极强,他把自己绕在格林德沃身上,活像个沉迷桉树叶的考拉,一点不像初见时尖锐提问的样子。

两人开搞不需要过多叙述或烘托,情欲本身就能支撑完美语法,黏腻水声填充词句,经由男孩之口叙出一首诗。

而正如每个俗套的情节一样,敲门声打断了格林德沃在阿不思唇上的演奏,是突如起来的一个汇报。“到下边去。”格林德沃建议。

在被迫听了五分钟无聊的报告之后,阿不思得说这不是个好建议,狭小空间让他逼仄烦躁,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小心把手机留在桌上了,现在他能阅读的只有格林德沃的裤缝,和他皮鞋的纹理,触目所见都是随机阵列,处处不可导。

工作,工作,工作,他自己要工作,格林德沃要工作,就算是首相也要工作。阿不思当然明白,但恋爱中的年轻人讲什么道理呢?他要开始倒数了。谁知道倒数结束会发生什么呢?谁都知道。

一百,他隐约听见了“总结”。这是个好兆头。有一瞬间他想放弃倒数,但游戏开始了,好胜的小朋友便忍不住想把它完成并获胜,格林德沃狩猎的机会就是这样被拱手送出的。

九十,阿不思收敛呼吸,压得他五感更敏锐了一点。桌下的小小空间带着实木的味道,他说不上喜欢。光,唯一的光从格林德沃那一侧漏进来,好像他是一个发光体,一个神明。

八十,Oops,他发誓自己不是故意碰到格林德沃先生的脚踝的。它们就在那里,像峭立的山石。说起来,他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格林德沃先生总能保持迷人的状态……不,不是,他红了脸,在脑内试图换掉刚才那个形容词,不幸地发现自己无词可换。

六十,男孩蹲不住了,他跌坐在地上,柔软臀部缓冲,没发出一丝声响。阿不思结结实实地被大理石地面冰了一下,下意识地瑟缩,差点弄出响动。

六十,他想要找一个靠背,看上去格林德沃的小腿是个不错的去处,但他暂时不想给自己惹上麻烦,格林德沃可不是好惹的。

五十,阿不思靠在立柜的侧面,细长手指可疑地爬出来,在地上敲击,反正发不出声音。他想用摩尔斯电码写一个“格林德沃是大笨蛋”,但发现自己忘了一些字母的表达方式,只得乱敲一通。

四十,于是格林德沃故意把钢笔掉下去,在捡笔的时候和阿不思勾了勾手指,抛给男孩一个警告或者威胁的眼神。

三十,阿不思觉得身上有些热,心里也痒,脸红扑扑的;在格林德沃脚下燃成一个小小火团儿,早晚要殃及到他。

二十,格林德沃耍赖!他好像要故意破坏这个倒数似地翘起腿,脚跟放在阿不思膝盖处若有若无地滑。这是个只有他知道的,不寻常的敏感带。上一次在床上,格林德沃分开他的腿时,无意间擦过膝盖那块突出的骨骼,阿不思活像马上要拍着翅膀飞走似的挣扎起来,格林德沃喜欢这样的探索。

十,也许是时候反击了。他调整姿势,改为跪坐。反正倒数时间马上要到了,他这样也不算犯规对不对?

乖乖男孩竟然也能学会用牙齿拉拉链,其实阿不思本来就是个好学生,学什么都快得要命,也是一样。他小心地,一格格地拉开他西裤的拉链,咔哒声慢得像秒针滴答,偷情当然要小心谨慎。

阿不思把手覆上男人裆部,他当然也硬了,这点信心男孩还是有的。与那些患得患失的愚蠢年轻人不同,他清楚地知道格林德沃对自己的迷恋,并为此沾沾自喜。

但他对格林德沃的危险性选择视而不见,难道他不知道命运馈赠的礼物都是有价码的吗?他当然知道,只是侥幸地认为自己暂时不需要偿还。

男人的性器贴着小腹竖着,阿不思隔着内裤把它舔得濡湿,轻如羽毛的爱抚,又或者说撩拨,蓄意不让格林德沃好过。

在明处的格林德沃脸上明显表现出不自然,下属以为是自己太过啰嗦,让这位雷厉风行的“魔王”不满意了,不由得加快了语速。但谁又能猜到沉重的办公桌下蜷着一只乖巧的小朋友呢?

不得不说,阿不思这一招效果卓著,那性器更硬,男孩仍旧不肯把它释放出来,偷偷地吊起眼睛看格林德沃,试图从他那里看出一丝窘迫,那样他就能得意洋洋了。

小狐狸怎么能斗得过老猎手呢?阿不思的下颌尖猝不及防地被捏住,格林德沃的拇指伸进男孩嘴里,刚才还作恶多端的粉舌这就被了,一口小尖牙也像毫无攻击力的工艺品一样被男人摩挲把玩。

“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明天上班后再讨论,安博纳西。”格林德沃也坐不住了,想感受男孩口腔的可不只是他的拇指。放在桌上维持体面的手轻敲两下,既是提醒桌前的人,也是安抚桌下的男孩。

Annoying.阿不思想,那人终于离开了,门合上的一刹那,他迫不及待地钻出来,勾住格林德沃的脖子把自己拉起来,假借活动关节的名义在他身上刻意扭动,掩饰得太过拙劣。

“我尽可以让你在这里喊叫,文达就在门外。”年长的男人更明白威逼利诱的诀窍:“我们做些安静的事,乖孩子,回下面去。”

这不正确……阿不思昏头涨脑地想,他有点委屈,但不是全然的不开心,暗而狭小的空间给了他安全的错觉,他吸得比在家里还更起劲些,格林德沃的内裤被他扯到卡着囊袋根部,拉下边缘的勃起的弹出来拍在男孩脸上。

他顺势把那东西含进嘴里,两片嘴唇鱼腹似的黏滑柔软,而凹凸不平的上颚又给予男人不一样的刺激,阿不思得极力张大嘴才能把格林德沃先生吞进去。

阿不思感到下身鼓胀得难受,他刚刚把小爪子探到自己那里,就被格林德沃警告了,皮鞋的尖头轻敲他的指节,又用鞋帮把他的手拨开。

男孩有点不满,他向格林德沃撒娇,换得男人像爱抚猫咪一样轻轻挠他的下颌,挠得深得他心,阿不思吞得更心甘情愿,双颊凹陷进去,口腔内部几乎真空,格林德沃容易挺进,要抽出却很困难,贪吃的小东西。

他也该安抚安抚阿不思了,皮鞋尖头点在男孩裆部轻轻地捻,阿不思呜呜地从鼻腔捏出一条哼鸣,口腔被占满让他只能发出尖锐如海豚的不满,这爱抚未免太过暴虐霸道了。

格林德沃当然对轻重心知肚明,刚才是训诫,现在该给孩子吃些糖了,他蹬掉皮鞋,脚背刮过男孩柔软的囊袋后侧,再次踩上双腿之间那一块禁区,脚心能感受得到年轻人精神奕奕的在搏动。

男孩不止性器硬,连两个小小都硬,把垂感良好的T恤顶出两道瀑布似的褶皱。格林德沃从衣领处摸进去,如他所愿去爱抚它们,男孩敏感地瑟缩了一下,又知趣地把胸口送到格林德沃手上。

属于成年男性的大手玷污他羔羊般雪白脆弱的颈脖;时值夏日,留下的任何一点淤青都会罪证昭彰,焊成展示所有权的项圈。

男人过分成熟的不能被完全吞下,阿不思用手讨好未能服侍到的部分和阴囊,急切得不像样,口腔与擦出黏腻的水声,过多的津液从嘴角逃逸,把格林德沃的打得晶亮润湿,这让男孩更饿了。

阿不思柔软的大腿根部无可自控地夹住格林德沃的脚踝,地让性器在上面缓缓磨蹭,频率与他吞吐男人性器的相同,他像个初尝情欲滋味的小动物,依靠自己本能获得快乐。

格林德沃可不会任由男孩把他当做用品,他的脚趾戳刺男孩紧绷的阴囊,又沿着会阴向后,在他敏感的附近打转。

专注于逗弄阿不思的格林德沃有些顾不上挺身,男孩赤褐色的头颅于是主动前后动了一会儿。不多时阿不思就感到下颌酸痛,他吐出口中的,格林德沃揉捏他的脸颊和嘴角,俯身亲吻那两瓣拉伸过度的唇。

年轻人这点最好,给点甜头就能永不停歇,发丝儿都好像是用焦糖和巧克力拉成的,格林德沃埋首在他发间,轻吻一下他的额头,却没有什么纯情的意味,更像对待宠儿。

男孩鼓了鼓腮帮,圆鼓鼓的样子有点色情的可爱,他暂时用舌尖舔舐柱身,像舔圣诞节的拐杖糖,还用唇舌轮番挑逗冠状沟和马眼,顺着那些青筋从顶端描摹到根部聪明的小家伙。

简短的休息玩耍后,阿不思放任男人控制他,直擦过喉咙,鼻尖嘴唇好几次都碰到男人的毛发,蹭得他麻酥酥地痒。

那些挺动像是随他每一次喉头的蠕动直接传到一样,狭小的办公桌下简直称得上欲海翻波,阿不思甚至隐约觉得自己快要到了。

他无意识地看向格林德沃求救,又怕自己的眼神显得太过而慌忙低下头。Needy boy.格林德沃想,但很可爱。

格林德沃比他更了解他的身体,在男孩夹腿磨蹭的时候他含住男孩的耳垂,揉捏乳尖,并用脚掌抚慰男孩的处,阿不思在自己都无防备时擅自获得了高潮。

他……这样被格林德沃先生弄射了……阿不思羞愧难当,对格林德沃的眼神更是躲闪,盯着男人的小腹用前后移动口腔掩饰自己的窘迫。

格林德沃当然知道,他的男孩甚至连裤子都没脱,就仓促地射在里面了,确实是只易于的小百灵鸟。

格林德沃拽着男孩半长的头发,直楔进喉咙里去。指尖在男孩的锁骨处弹奏乐曲,这是他最敏感的地方之一,阿不思颤抖着,从鼻腔扯出细细的呜咽。嘴唇已经被男人高速的进出磨得快要失去感觉。

阿不思极力忍着呛咳的欲望,打开喉咙供格林德沃淫乐,格林德沃不会让他难受的,他抵着男孩的舌面,又拔出来留了几滴在他嘴唇上,浊白的液体。

阿不思小舌一勾,把男人的全咽下去,难说是不是因为格林德沃的胁迫。那些液体辛辣得像酒,在喉咙里跳,阿不思花了很久才让食道安静下来。

男孩试图装作无事发生地站起来,但高潮与久蹲后的眩晕让他跌回格林德沃腿上,险些磕到皮带扣,格林德沃让他归顺于自己,为他整好衣服,勾起桌上的车钥匙转了个圈。

“我刚才不够认真吗?”阿不思不甘心地眨眨眼,格林德沃永远对他的小蜜蜂没有办法。

约翰尼 德普(约翰尼德普被华纳要求退出《神奇动物》系列这个举动将会给和魔法世界系列电影带来哪些变数)

德普和艾梅伯这个事儿从我高中开始一直闹到了我大学而且现在看来这个纠缠的截止是遥遥无期的。

首先,不能不否认的一点是神奇动物系列照着哈利波特系列的热度和关注度都低了太多了,而且去看这个电影的人有一部分还是出于情怀和磕CP【毕竟ggad有多火大家都有目共睹】。但是肉眼可见的是神奇动物2的票房挺扑街的,我现在比较担心如果后续展开再这么不乐观那整个系列都会塌掉。

其次,从同人圈的角度来看,格林德沃的很多细节都是德普加进去的,各种剪辑和二次创作也是基于角色演员本人,如果突然换演员,会对整个CP都有影响。

也许有人会说,这种纸片人CP不看演员的,但是多少会有点影响吧,除非是书信集那个古早时候大家大多都是凭借自己的主观臆断来猜测CP的人物关系和性格,否则真人电影还是会带有很多附加的成分在里面。

虽然我本人不是太磕ggad,看神奇动物也是出于一种哈利波特的情怀,对德普也就是普通路人或者稍微有点好感。但是我还是要出于个人角度来说,如果真的有原则性的错误存在,那换演员的确是有必要的。不过换和不换我都会去看,毕竟有生之年还能在大荧幕上看见几次霍格沃兹呢。

上一篇:万古神帝飞天鱼起点(万古神帝飞天鱼张若尘第几章知道自己的俩孩子)

本站涵盖的内容、图片、视频等模板演示数据,部分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通知我们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们将及时予以删除!谢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