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正康:“海鸥相机”收藏第一人

万台。这产量在中国绝对是老大,在世界上,这数字也是令人吃惊和尊敬的。马正康给

这里摆放着马正康收藏的500台多台相机,100多个镜头,还有大量摄影、暗房器材,以及摄影资料。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关于海鸥相机的。

马正康收藏相机的历史只有十余年,是他退休以后才把精力都投在这个上面,他以前是做建筑方面的,是个成功的企业家,而且还在1995年、1997年两次荣获上海市劳动模范称号。

马正康退休后开始收藏相机,这主要是源于对上海相机与海鸥品牌的热爱。中国相机起源于上世纪五十年代,那时也是民族工业大发展的时期,上海照相机厂起点就是模仿莱卡相机,生产出的“上海58-1”和“上海58-2”都是技术含量很高的相机,这说明了上海的加工能力,还有上海人的眼界与格局。

上海相机的起点是很高了,特别是六十年代研制的海鸥双反,一直延续生产到2016年,长达50年,成为生产年限最长和最后停产的一款双反相机。

早期的上海相机品牌是“上海”,后来按国家规定改成“海鸥”品牌,成为国内的名牌,也曾大量出口,享誉世界。

海鸥双反不仅生产时间长,而且质量与镜头都非常优秀,成为中国相机的代表,被世界所认可,这不仅给海鸥人,给上海,还给整个的中国制造留下值得书写的一笔,海鸥飞的很高,也飞的很美。

马正康年轻时很喜欢海鸥相机,但由于工作忙,没时间把玩相机,2009年退休了,有了时间和精力,加上也有一点积蓄,就把大量的时间都放到收藏相机上,后来干脆缩小收藏范围,专门收集海鸥,既找相机、镜头,也搜集海鸥品牌的其他摄影器材、光学器材,以及相关的实物和文字资料,他想打造一个海鸥相机文化实物馆藏,再出一本有关海鸥相机研究书籍。

一同前往,被誉为“收藏上海时间的人”周宝兴是马正康多年的同事与好友,“把收藏当成乐趣,喜欢的东西就把玩”,这是马正康、周宝兴的心声。

2021年12月7日,马正康(左2)在“海鸥之家”与著名收藏家周宝兴(右2)、国家一级美术师沈志康(右3)等留影。

周宝兴喜欢收藏爱好很广,最先是以钱币和集邮开始,后来涉猎面越来越广,木器、玉器、钟表、瓷器、佛珠,喜欢太多的东西,凡是他觉的“好玩而有趣”的就收藏。而周宝兴收藏成就最大的上海表的研究和收藏。

马正康则收藏立足于上海的本土相机和文化,汇集比较完整的实物资料,创办这样一家有规模,有品位的海鸥相机馆,看似品牌单一,实际上内容丰富,内涵厚重,为上海的相机文化留下珍贵的实物资料,意义深远。

杨明虎是老海鸥人,原海鸥精饰有限公司总经理,这里有他生产过的相机,也有他逝去的过往岁月记忆。他1968年入上海照相机厂工作,贡献了自己的一辈子,见证也经历海鸥的辉煌与困难,他是2000年上海市劳动模范,直到2010年退休,现在是海鸥相机研究会副组长,也是海鸥展的负责人。

上海照相机的生产起始于1958年,而马正康的海鸥相机收藏起始于2009年,这两个年限看似没有直接关系,但却给他的收藏增加了很大的难度,这就是他的开始收藏时间晚了,错失收藏海鸥的最佳时机,他的每一台相机,每一件藏品,都是来之不易,甚至花费比别人更多的代价和精力。

上海在九十年代被称为中国收藏界“半壁江山”,起点高,收藏的人多,各种活动及购买渠道也多。早期收藏相机主要购于信托店、委托行,那时相机收藏都喜欢德国或日本早期相机,国产相机不受重视,价格低廉也少人问津,但进入2000年,进行大面积的拆迁和城市改造,很多不用的都拿出来卖,开始是摆地摊,后来是网络上交易,这一时期东西丰富,价格低廉,也经常能捡漏或意想不到。

而到了马正康开始收藏相机的时期,这一切似乎都结束或进入尾声,收最喜欢逛的地摊不见了,城市拆迁的结束,也没有旧物处理,马正康的藏品大部分都是购买在国内外一些旧物网站,这样不仅他每天用大量时间用于网上寻找,也学会了国内外网络平台购物,他开启了十年的网上搜寻海鸥之路。

除此之外,马正康利用出差、旅游的机会在各地相机店,旧货市场,甚至国外寻找相机,这台海鸥40周年纪念金鸡就是在日本秋叶原相机店里购买的,它同国内版本有所不同,是罕见的外销版,非常珍贵。

而这台“上海-7”相机是一款试验机,仅有几台问世,他花了6.8万元买到。

这四只镜头被马正康誉为“四大金刚”,都是海鸥厂产的折返镜头,能凑齐非常不容,不仅要花费不菲资金,更是要持之以恒的搜集,最后他用了好几年终于功德圆满。

这台怪异模样,充满了魔幻色彩的海鸥DF5000相机,是海鸥厂的最后一款单反相机,因是国际著名设计师柯拉尼设计,也被称为“柯拉尼机”,遗憾的是此时胶片相机走向了末路,谁也无力回天了,仅有很少量的生产,成为相机收藏家的热门。

除了小型相机,相机馆里还有十余台大型木座机、铁座机、外拍机和一些特殊用途相机。马正康说这些老相机每一台都是岁月与时光的见证,而收藏它们都是有故事的,让他感慨,也品味了收藏的乐趣。

海鸥相机馆里最多的是海鸥单反的各种品牌,这些都是给各国代工制作的。在生产后期,海鸥大量的出口,但是品牌也是五花八门,不再叫“海鸥”,这些相机的收藏难度很大,有些产量很少,马正康用了很多心血,但他对成果很满意。

在海鸥相机馆里有两个柜台,摆放80多台简易傻瓜胶片相机,这都是海鸥厂后期的产品,可以看出海鸥的努力和变化,但是数码的出现,让胶片相机出现了断崖。马正康仔细收藏这些不引人注目的简易相机,他在微小的变化中寻找的产品的相同与不同,分析海鸥厂家的产品走向。他说海鸥一直是很努力的,一直想应对市场去做好,虽然最后大势所趋,没有了出路,但海鸥人是值得尊敬的。

在海鸥厂的后期产品也努力做了拓延,生产各种民用、天文望远镜,甚至出了五款数码相机,怎奈技术上没有优势,都是悲壮的一搏啊!

馆藏的内容很丰富,除了相机和摄影器材实物资料,马正康还收集了很多书籍和厂家档案与其他资料,成为相机馆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上海著名摄影家夏道陵先生逝世后,家属委托生前好友诸福根先生,将600册摄影书籍与资料,转赠给海鸥之家,还有数千张底片都妥善得到了保护。

海鸥作为中国相机的代表,也是民族工业的荣耀与希望,在共和国的工业历史上,曾有过重要的一笔,对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做出巨大贡献,不能被遗忘。

马正康正是因为这个想法,集十年的精力去收集相机和其他实物资料,研究、归纳、整理上海相机文化,他主编的《海鸥相机大观》一书已经定稿排版,今年就可以出版了。

说起海鸥相机,许许多多人的记忆都会回溯到上个世纪60至80年代。当时老百姓几十块钱的工资,要攒上个一两年才能买得起最平民款的海鸥4B相机。如果在公园里拿出一款海鸥相机,一定会成为人群目光汇集之处。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海鸥相机成为了许许多多人心中挥之不去的情结。

在定西路一家公司的七楼,“海鸥之家”里陈列了近海鸥公司生产的近乎97%的产品。500台多台相机,100多个镜头,还有大量摄影、暗房器材,以及摄影资料。创始人马正康今年已经72岁了,本来从事建筑行业的他在退休之后将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热爱的照相机上,“每次听到照相机的咔嚓声都觉得很兴奋”。一转眼,收藏海鸥相机已经十多年了。

不仅利用旅游的机会四处探访旧货市场,马先生近三分之二的藏品都是从国内外的旧物网站上淘来的。每天他都要花好几个小时在这些网站上,生怕自己一个疏忽漏了一些珍品,而对于那些精品,更是不惜一切代价。于是,“海鸥之家”藏品也逐渐丰富。从1958年海鸥相机厂出产的581一系列相机,到它的前身,上海牌相机,再到镇馆之宝红旗20收藏海鸥相机已经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生命的一部分。

在收藏这条路上,马正康也拿出了实干家的精神,也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海鸥之家里,他正和友人们在筹备编撰《海鸥相机大全》,在马正康看来“收藏就是收藏历史”,大家一起在为收藏这段历史努力着。也希望能将这一段美好的回忆留给世人,给上海的照相机工业留存一份档案。

而他的海鸥相机史料馆也引起越来越多人注意,成为上海相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各方面的宣传与资料查证,提供依据和出处,遗憾的是由于相机馆处于公司办公地点,暂时还不能对外,满足大众参观的需求。

马正康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弥补了一段辉煌的历史,也给后人重要资料。对海鸥人是最大的怀念与安慰,而对中国相机工业,是书写者和记录人,功不可没。

如果说10年代幸福生活的三大件是空调,电脑,冰箱的话,那么扫地机器人、洗碗机和烘干机一定是20年代智…

12月7日,2021年建筑防水行业年会暨第二十一届中国防水技术与市场研讨会在重庆召开。中国建筑防水协会第…

近日,在中国最寒冷的地方呼伦贝尔冷极村,电动助力车台铃新款狮子王顶着凛冽寒风,在皑皑白雪…

12月8日上午10点半,一列满载着约5000台美菱冰箱的美菱号中欧班列在合肥北站物流基地正式发车。这是国民…

年轻人的快乐,就要随是随地尽情分享,当然离不开各种数码潮玩来助力。12月9日晚8点,真快乐乐购心愿节…

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公示消息,国内首款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纯人造材料合成人工角膜获批三类医疗器械注册…

近日,远大洪雨获得河北省企业技术中心授牌。河北省企业技术中心由河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河北省科技…

小时候,手里有一颗糖,就能开心一整天,长大后,总觉得快乐变得很遥远。其实,成年人的快乐也可以很简…

近日,第三届江西生态鄱阳湖绿色农产品博览会和赣鄱正品品牌发布会在南昌圆满举行。作为农业产业化龙…

入冬以来的每一天早上,我基本上都会泡上一杯银耳羹,口感软糯,甜度刚好,喝完以后嗓子和肠胃都很舒服…

昆明人与海鸥三十余年的不变情缘

《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五次会议(COP15)选择在中国云南昆明举办,这与云南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资源密不可分。在云南,群山与河谷纵横交错,生态系统复杂多样,各类珍稀动物、植物、微生物在这里繁衍生息,人与自然和谐相依,造就云南成为全球著名的“植物王国”“动物王国”和“世界花园”。神秘的高原秘境中,孕育了哪些神奇动植物?人们在保护它们时,又发生了哪些有趣故事?相约COP15,聆听生物多样性之美,让我们一起在自然之声里探索《七彩云南:万物共生的奥秘》。

每年初冬时节,昆明人的老朋友红嘴鸥就会准时前来赴约,昆明也再次迎来一年一度的观鸥季。它们在翠湖公园、环西桥、海埂公园等地方或展翅翱翔,或停驻休憩。为了招待它们,昆明人也是极尽地主之谊:粮管够、派人护……还上演了一幕幕感人至深的“人鸥情缘”。今天,让我们跟随曼妙的声音,聆听《昆明人与海鸥三十余年的不变情缘》。

这是一段人鸥和谐相处的传奇佳线年开始,每年初冬到来之际,成千上万只红嘴鸥,都会从西伯利亚和中亚地区,飞越数千公里,来到春城昆明。每天在昆明的滇池边、翠湖公园、盘龙江畔等地盘旋。

红嘴鸥栖居昆明的时候,每天清晨,昆明有位叫吴庆恒的老人,生前总会步行二十多公里,来到翠湖公园看红嘴鸥。老人年事已高,身材有些佝偻,身上挎着一个蓝布袋,里面装的都是鸥粮。

动物是有灵性的,它们早已熟悉了吴庆恒老人的身影和声音,看到他来,成群的红嘴鸥就会盘旋在老人身边。老人则从身上挎着的布袋里掏出饼干,用手掰成小块儿放在湖边的围栏上,呼唤红嘴鸥来吃。

因为“爱”,他给熟悉的红嘴鸥们都起了名字:“独脚”“灰头”“红嘴”“老沙”“公主”……红嘴鸥也成了老人晚年最惦念的“家人”,他们彼此陪伴。

后来,吴庆恒老人去世了,他生前的照片被家人放大带到翠湖,没想到竟引来了无数红嘴鸥围着遗像盘旋、鸣叫,仿佛是在吊唁,诉说着悲伤。

昆明市政府也相继出台了不少政策,制止各种伤害红嘴鸥的行为,和破坏红嘴鸥栖息地的行为;在一些观鸥点,还有单位组织了“护鸥队”,定期投食、观测记录、劝阻游客的不文明行为。甚至连普通市民看到红嘴鸥受伤,或者看到有人伤害红嘴鸥时,也会主动上前制止……红嘴鸥对于昆明人来说,早已从客人变成了家人。

事实上,近两年来,不止在昆明,在云南的九大高原湖泊,都见到了红嘴鸥的身影,来云南过冬的红嘴鸥数量也在逐年攀升。

30余年如一日,已将他乡变故乡。今年10月11日至15日,《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五次会议在昆明召开,按照往年最早抵达记录,正是红嘴鸥先遣部队抵达昆明的日子。“家人”办喜事,红嘴鸥会以什么样的模样赶来呢?我们拭目以待。

关注“生态文明 共建地球生命共同体”,这里是COP15特别节目,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再见!

银发摄影人聚焦海鸥飞舞

本报讯(记者赵晓颖)近来,海河两岸风光旖旎,每天都会有大批海鸥翩翩起舞,成群结队快乐追逐,成为一道亮丽风景。而和这些水上精灵同样吸引眼球的,还有大批举着单反、架着摄影器材的中老年摄影爱好者。

“退休以后没事就出来溜达,想学点什么丰富生活。家门口就是海河,看见很多人拍照,在这认识了一些朋友,跟他们学习、切磋摄影技术。后来每年冬春时节都来这拍海鸥,回家整理整理照片,发发朋友圈,有点事干,心情也愉悦。”正在金钢桥下拍照的朱大爷说,自己今年66岁,每天下午2点到5点是他的固定拍摄时间,“你看海鸥往下俯冲捕鱼的时候,抓拍出来的效果最好,有一种动态美,还有水花碰撞的效果。”

除了金钢桥,津湾广场、解放桥周围也有很多老人专门来看海鸥、拍美景,“从天津站出来一眼就能看见漂亮的海河,飞翔的海鸥很亲人,胖乎乎的特别可爱。我在拍照的时候还经常能碰见外地人过来搭讪,有时就给他们介绍介绍天津,讲讲摄影技巧,挺愉快、挺充实。”摄影爱好者任大爷说,老年人最怕孤独和没事做,“有了这个爱好,总比打牌好,能出来活动活动,还能认识新朋友,学新东西,心情舒畅多了,而且对子女和周围人也有一个积极正面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