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当HP众人看他们的同人文时(GGAD篇)

“阿尔!原来你在这”一个金发,带着浓浓的德国口音的,有这一双黑白异瞳男子看向一个红发,蓝色眼睛的男子

这个画面,最后是盖勒特被打败,血盟破碎,巫师界欢呼,巧克力娃上面的字「阿不思·邓布利多于1945年击败黑巫师盖勒特·格林德沃」

一道蓝光闪过,巫师界最伟大的巫师: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陨落于霍格沃茨天文塔

吾与吾爱皆亡于高塔,吾与吾心皆驻于盛夏。世上万物皆遇不可求也,只愿来生你我皆不伟大

【HPggss】反历史的斯莱特林

虽然历史中把萨拉查·斯莱特林描述为“老态龙钟的,猴子般的,一把稀稀拉拉的长胡须几乎一直拖到袍子的下摆”的一个老头子,但是作为他多年挚友的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表示,他的萨尔是个黑发红瞳的美人。

萨拉查其实有着垂到腰际的黑色长发,他赤红的双睦常泛着寒光,被长长的睫毛挡住,墨绿色的长袍将他修长的身姿遮住。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最喜欢帮萨拉查束起他的长发,他喜欢萨拉查那柔软的黑发,总是控制不住用他的狮瓜揉一翻,然后他就会被萨拉查打趴在地上。于是,格兰芬多的小狮子认为斯莱特林教授一定特别讨厌格兰芬多教授。

萨拉查其实特别喜欢孩子,他总是耐心地教导好学的小蛇们,从不会拒绝一个霍格沃茨学生的请教,好吧,除了某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凭着想为他们格兰芬多教授报仇的雄心豹子胆来炸他坩埚的蠢狮子们。萨拉查不知道戈德里克是如何忍受勇气过剩天天夜游触犯校规的小狮子的。

萨拉查对麻瓜抱有很大的偏见不假,对于霍格沃茨招手麻瓜种的问题,和戈德里克吵了不知多少次架,他们的吵架总是以冷战几天结束。萨拉查不善言语,戈德里克只能“投降”,去把生闷气的萨拉查哄好。至于怎么哄的,就连罗伊娜·拉文克劳也不清楚,她表示她没看见萨拉查脖颈上充满占有欲的红印子。

萨拉查作为一名伟大的黑巫师其实挺喜欢动物的,包括但不限于蟒蛇。在萨拉查与戈德里克相识不久后,戈德里克送给他一颗蛋,他一开始也不知道是什么蛋,等蛋壳裂开,里面的生物破壳而出时,他才知道那是一条蛇,还不是普通的蛇——那是蛇怪。萨拉查对于戈德里克送的这条蛇特别喜欢,他和戈德里克给这条刚出生的小蛇取名为海尔波。

萨拉查虽出生于10世纪最著名的黑巫师世家——斯莱特林家族。但他却不是一位纯种巫师,通俗点来讲他不是人类,他的母亲的原体是一条鸟蛇,他的父亲——斯莱特林上一任族长爱上了由鸟蛇化成人形的美丽女子。这就是为什么萨拉查亲近蛇并且会说蛇佬腔的原因。在一次斯莱特林喝错魔药,导致他变回原型后,戈德里克就对他长满颜色鲜艳羽毛的翅膀起了一种执着,

萨拉查在九岁时就与白巫师世家的戈德里克相遇。黑巫师与白巫师自古以来便是宿敌,所以他们俩刚见面是就打了一架,所以他们是不打不相识。虽说打架的理由跟黑白巫师互相对立毛关系都没有,根本原因是因为十一岁的戈德里克把萨拉查当成了女孩子扯了人家的头发,然后就被后者一个恶咒丢过去,毛孩子戈德里克坚持认为萨拉查是女孩子

“你才是女的!”九岁的萨拉查魔杖一挥,一个黑魔法打过去,而戈德里克立马用白魔法防下了。

最后两个小崽子打累了,躺在一颗大树下喘着气,等大人们在疯狂找着这俩人,然后发现他们躺在一颗树下手牵着手睡着了。

萨拉查睡着的时候特别安静,平时充满寒意的红睦闭上,胸膛随着呼吸轻微起伏着。他睡着了不代表他没有危机意识,他睡前总要下好几个防护咒和警惕咒,以防万一睡着睡着突然被人偷袭然后就这么挂了。

他们生在一个巫师与麻瓜互相对立视对方为死敌的时代,萨拉查的母亲就是被惧怕未知的麻瓜给腰斩了,自那以后,他就睡得特别小心一点小动静都能被吵醒。有一次在森林中迷路的他与戈德里克不得不在夜晚降临时睡在一个山洞中,他们在洞中拥着取暖,旁边的篝火滋滋响着,伴随身旁暖意的传来,萨拉查眼皮一沉,睡了过去。

这是萨拉查自母亲死后睡的第一个安稳觉,梦中没有战乱,只有温暖的阳光和陪在他身边的戈德里克。

萨拉查曾好奇罗伊娜的弄来霍格沃茨的厄里斯魔镜到底有什么用,他不认为这么高的镜子被罗伊娜搬过来只是为了摆设。于是他在研究这镜子时看见了镜子中的他与其他三位好友把现在一穷二白的霍格沃茨带向了辉煌,正当他感到疑惑,画面一转又变成戈德里克带着他一起冒险时戈德里克把他抱在怀里的样子,萨拉查老脸一红,所以这镜子是可以看到过去与未来吗?

画面有一转,变成了戈德里克站在镜子里,他仍灿烂的笑着,镜子中的戈德里克对镜外的萨拉查动了动嘴:

萨拉查其实爱着戈德里克,作为一个情感黑洞的他从来都是选择无视其他人的感情,无论是喜欢还是憎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上了一头狮子,十余年的相处让他爱上了无论何时都散发着光的戈德里克。

哈利波特与蛇宝石

“我们再等等,”罗恩态度坚定,“把隐形衣穿上,哈利。”清晨五点半,他们三个人已经在古灵格旁的小巷等候就位了。

“谁在那里!”赫敏忽然喊了一声,罗恩和哈利一同举起魔杖,异响显示不明来者越来越近了,原来是尼法朵拉的父亲泰德·唐克斯。

“唐克斯先生!”哈利不禁意识到他与自己一年前离开女贞路与海格降落在唐克斯家时状态完全不一样了,泰德看上去焦躁不安仿佛老了好几岁,目光中满是无助绝望,“出什么事了?”

“莱姆斯没有告诉你吗,孩子?”他大步冲过去抓住哈利的肩,“朵拉……他们的儿子……多米达已经死了……”他的双腿发软跪在地上哭了起来,哈利的心猛地下沉,唐克斯家出了如此大的事莱姆斯怎么只字未提?“那个食死徒抓来了朵拉和她的儿子,我找不到莱姆斯你是我唯一的希望了,哈利·波特……”

“贝拉特里克斯绑架了唐克斯和她儿子?”赫敏努力把尖叫捂在手心里,“发什么事了?怎么会……哦,太可怕了~”

“我帮不了你,唐克斯先生,至少现在不能。”哈利实在不忍心推脱,“你为什么不试着联系凤凰社成员?他们一定会——”忽然有个可怕的想法油然而生,他抓住了泰德的胳膊把它们从自己肩上拉下来,“你没有寻求帮助,你已经打定主意了……”罗恩和赫敏屏主呼吸,“你来找我不是求助的,对不对?”

“他们要你,哈利·波特,”泰德的声音轻得令人发毛,“以命换命,两个人!”他瞟了一眼打了个冷战的赫敏,“换回我女儿和我外孙。Godhelpme,havemercy!”他直起身子后退一步,手伸进长袍里,哈利和赫敏都惊呆了,甚至来不及动一下——

“Expelliarmus!”泰德手中的魔杖腾空而起被罗恩一把接住,失去武器的男巫发疯似的扑向哈利和赫敏,二人被吓得连连后退,泰德被罗恩拦腰抱住,“你想都别想!”两人扭打在一起摔在地上,魔杖扔到一边。

“多少家庭因为你而被拆散!多少生命因为你而夭折?”泰德·唐克斯血红的双眼中含是泪水,语气中满是厌恶和失望,“哈利·波特,你和他又有什么区?”他不在攻击他们了,而是朝哈利脚下吐了口唾沫拾起魔杖离开了。

“那是莱姆斯的妻子尼法朵拉的父亲,”赫敏还紧靠着看起来刚干过架的罗恩,“他是来向我们求助的。”

“我看应该是来找你们投诉的。”张泓叹了口气,“是老婆还是外孙?”她和另外两个女孩正在换隐藏了工具的外套。

“人质啊~”陈煜晗把手提箱放在地上,“胁迫人质是麻瓜歹徒勒索的常见现象,没达到目的,你们可以暂且不用担心……”

“唐克斯先生要挟你们了?”濯妍问,他们点了点头,“这样吧,今天的任务结束之后我们一块儿向你们的凤凰社组织请求安排救援,如果我们能帮上忙——”哈利忽然走过来抱住她,濯妍双颊绯红心脏一阵猛跳,她想到了德拉科。

“唐克斯和泰迪的安危是因为莱姆斯身份的暴露,所以泰德担心不是毫无道理的。”罗恩神情严肃,“我们也要尽快出手。”

“拉环应该已经到了。”张泓看了一眼手表,指针刚过六点半,大家按计划戴上无线耳机分头行动。对角巷大部分商铺都空无一人,有的甚至钉上木板被强行拆封了,寥寥无几的乞丐们衣衫褴褛、缺胳膊断腿让人不忍直视,向少数的没精打采店主伸出骨瘦如材的手。

陈煜晗、张泓、濯妍以及穿着隐形衣的哈利来到通向高大铜门的大理石台阶下,两名面无表情的巫师站在大门两侧的入口处,分别攥着一根细长的金棒和银棒。“正直探针!”哈利在三个女生耳边低语,“那是什么?”

“金属探测器,”濯妍倒抽一口冷气,“幸亏阿飞事先提醒,我们的工具大部分都是鱼线、皮筋和塑料的钩子。”她小心地往里张望一下,“拉环不在,应该去给罗恩、赫敏引路了……”

一个冰冷无情的声音响起,哈利仔细一看是一名叫特拉维斯的食死徒,在魔法部曾与他交战过,另一名居然是蒙顿格斯·弗莱奇!这名胡子拉碴的矮胖子巫师长着两条短短的螺旋腿,姜黄色头发依旧又长又乱,一双肿胀充血的眼睛无焦点,显然是在夺魂咒控制中。

“请把电子产品、金属物品和魔杖放在这里。”蒙顿格斯干巴巴地说,举着篮子,陈煜晗、张泓和濯妍照他所说的做了——

“外套。”特拉维斯举手拦住了陈煜晗,哈利紧张的屏住呼吸,她的外套里有一把瑞士折叠军刀,万一被摸出来,食死徒不是什么全能天才但也不是弱智……

“稍等。”陈煜晗镇定地给张泓使了个眼色,自己从袖子里拉紧皮筋,迅速套在张泓手指上,军刀便从袖管子弹般弹进了她的口袋里,陈煜晗把外套交给食死徒让他摸索着检查,自己顺利从探测器之间走过。濯妍靠近张泓,后者转身时由前者从口袋里拿出军刀,张泓也顺利通过,濯妍假装抖了抖外套,在遮住塔拉维斯视线的那一瞬间,隐形衣下的哈利敏捷地接住了,从口袋里落出来的军刀,现在他只需要从他们身后神不知过不觉地溜过——

“等等!”蒙顿格斯忽然叫起来紧盯着濯妍,“你刚才把什么东西甩掉了?”特拉维斯也怀疑地眯起双眼。

突然传来刺耳的“咣当”一声巨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噪音来源之处,原来是陈煜晗不当心把手提箱碰到了,刚离开拉环柜台下的推车路过的妖精被绊了一下,连人带车都掀翻在地上:“对不起!”对不起!陈煜晗慌张地道歉,那名被撞倒的妖精皱起长鼻子不要她碰自己,摆摆手一脸不满地爬起来扶着小车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我可以过去了吗?”不等特拉维斯和蒙顿格斯反应过来,濯妍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过,探测器没有任何动静。

“别忘了自己的东西。”张泓大声提示,因为特拉维斯抓着卓研的外套不放,“喂,这位‘女士’喜欢自己去买!”女士?哈利捂着嘴偷笑,濯妍拽回自己的外套,他们一起朝柜台走去。

拉环懒洋洋地抬起头,哈利看到陈煜晗把手提箱打开放在桌子上面,里面叠着一层层的英镑现钞,引起了周边几名妖精的注意力:“你一次性兑换如此一笔巨款是出于什么目的,陈煜晗小姐?”

“投资创业,做生意。”她镇定自若地回答,“对角巷看起来急需新鲜血液输入,不是吗?”张泓和濯妍都符合。

“不还意思,小姐,柜台货币数量有限,先跟我去指定金库换取。”拉环面无表情地说,看来计划进行得还算顺利。

“We’rein.”张泓不动唇地嘀咕,通过无线耳机转告罗恩和赫敏,他们也汇报自己已经就位了,大家谨慎行事,也要随机应变。被隐形衣遮盖得严严实实的哈利紧紧跟上,拉环把他们带到了一扇拱门口,打开里边是陡峭的下坡石廊和被火把照得通亮黑暗铁路。拉环吹了一声口哨,一辆锈迹斑斑的六人车驶来停在他们面前,放眼望去可以看到纵横交错的轨道。

“这个时间虽然人烟稀少却戒备森严,”拉环没有搭理她只是自顾自提着手电筒,“让你麻瓜朋友来办事可不是明智之举。”

陈煜晗别过头对于自己并排坐的张泓和濯妍低语:“二位有没有觉得这句话听起来像是指控啊?”

另外两个女孩没来得及说什么,保险带猛地收紧勒得陷进她们肉里,胸腔里的空气都挤出来了,拉环的拳头越捏越紧:“她们可要成为你的牺牲品了,哈利·波特。”哈利听到三个女孩喉咙口发出了可怕的“咯咯”声才意识到拉环做了什么,可是还未碰到魔杖,妖精的另一只手也伸出来迅速捏紧了,“你想都别想。”无形的魔抓掐住了哈利的脖子,“没错,哈利·波特,我根本不用魔杖。我们还是按照这行的规矩做事,”四个人都已经呼吸苦难、眼前发黑了,“我只是说带你们进来,现在,我要格兰芬多宝剑,不然的话,我就让你这些朋友死无全尸……另外两个也已经尽在掌握了,是否要拉响警报可得看你的信誉,哈利·波特!格兰芬多宝剑!快交出来!”

“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父母的救命之恩吗?”哈利呼吸急促,妖精狰狞忽然煞白,“这么多年以来,你一直在辜负他们,没有把宝剑交给我……你食言了,不是吗……”

哈利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挣扎完全是徒劳的:“Butitsonlyanswerstothetruebravery……”他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闭嘴!你以为自己的自私愚蠢是无上勇气吗?你和她们一样,哈利·波特!和所有人一样毫无价值!”拉环的声音宣告了他的死刑,哈利的眼镜滑落泪珠向后翻,他徒劳地张大嘴巴,却只能感觉到灵魂在脱离肉体,甚至来不及想金妮——

拉花突然头破血流向后摔去,哈利的喉咙口一下子畅通了,他向前扑倒几乎把肺咳出来:“怎么,怎么了……”

尽管视线模糊,他依然能看到陈煜晗放下手提箱,和张泓、濯妍一样面色苍白,脖子上都有一条恐怖的紫红的勒痕,三个女孩在哈利惊愕的目光下嘴里吐出明晃晃的小刀片。

“惊悚吧?”张泓清了清喉咙,却还是嗓音沙哑,“这叫做道一尺魔高一丈,想制服我们没那么容易!”

“你们三个不会一直就这样含在嘴里吧?不怕割破舌头或误吞嘛!”哈利找不到眼镜,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别傻了,只是缝在领子里而已。”濯妍觉得好笑,“你干嘛不用阿飞的军刀啊?不是在你口袋里吗?”她笑着问。

而当陈煜晗那眼镜递给哈利,他戴上后发现她一脸怒气,不仅竖起了脖子后的汗毛:“为什么拉环要对我们起杀心?妖精并不属于战争中任何一方,天知道罗恩和赫敏落了个什么下场。”

张泓和濯妍都急得开始通过耳机联络了罗恩和赫敏了,哈利的心猛地下沉:“在我的金库有真正的格兰芬多宝剑——”

“格兰芬多宝剑只会对真正的勇气做出回应,”哈利这才明白她的意思,“它要我召唤真正的宝剑,我是格兰芬多后代!”她再次沉默让他不安,“但是我们需要那宝剑,上面沾有罕见的蛇怪毒液,可以用来销毁魂器!”他喊道。

“但不是你金库的那把,”张泓忽然想起来,“你说过当年在密室里杀死蛇怪的宝剑是从分院帽里变出来的。”

“会是赝品吗?”濯妍忐忑地问。没想到回应的是哈利右胳膊的一阵隐隐作痛,他下意识地捂住它,尽管邓布利多的凤凰福克斯治愈了他的伤口,但毫无疑问他的血液里含有蛇怪的毒液,“我们联络不到罗恩和赫敏,怎么办?”

哈利抽出魔杖:“在这里等我。”他披上隐形衣回到门厅指着一个妖精低声念道,“Imperio!”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哈利的手臂中传来,他的大脑里好像流淌着一股又麻又痒的暖流,通过杖芯和纹理将他、魔杖与发出去的咒语连在了一起,“过来!”他命令道。

那名妖精按照他的要求转身离开了柜台,另一个妖精忽然喊了起来:“博格,你干什么去啊?”

“他怎么了啦?”张泓不安地望着东倒西歪的妖精旁若无人地坐在了小车上,看上去比卢娜更像梦游。

哈利撤下隐形衣,依旧手举魔杖:“夺魂咒,必须有身份认证的妖精才能驾车开金库,拉环不久前已经失去这个权利了。”他解释着坐在了博格旁边,陈煜晗,张泓和濯妍坐上后排,小车震动了一下出发了,逐渐提速疾驰,扭动着驶进迷宫般盘绕的隧道,一路向下倾斜,除了车轮和轨道之间的摩擦声之外什么也听不到。随着他们往地层深处飞奔而去,钟乳石早被抛在脑后,狂风撕扯头皮,一路上谁也顾不上说话,他们来到了比哈利以前记忆中更深的地方,一个急转弯后,一条倾泻而下的瀑布赫然出现——

“等等!”哈利喊叫着把三个女孩吓了一跳,但来不及刹车他们一头扎了进去。四个人眼睛和嘴里灌满了水,什么都看不见也无法呼吸。然后小车狠狠一斜,弹了起来,他们更全部脱离保险带飞了出去,只听小车装在通道碰壁上的声音,哈利大叫什么,三个女孩感觉自己仿佛身轻如羽地滑落下去,毫发无伤地落在了坚硬的石头上,尖叫的余声还在一遍遍回荡。

“我用了缓冲咒,你们没事吧?”哈利爬起来把隐形衣塞进衣袋里,“博格不见了!”他的心脏一沉,妖精一定是被弹到了别的什么地方了,显真瀑布可以冲掉所有魔法和伪装。

“那个妖精一旦清醒我们的时间就更有限了。”陈煜晗拿起幸亏没有摔坏也没进水的手提箱。

“我们应该离得不远了……”哈利在一次点亮魔杖,“可是没有妖精,我们无法开门,也不知道怎么与罗恩赫敏汇合。”

“Notifwehavethekeys.”濯妍举起一串钥匙,“不光荣的事情在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的,不是吗?”

莉莙并没有睡着,老实说自己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睡觉了,她经常做噩梦,梦见自己死在了阿瓦达索命咒下,特里劳妮教授惊恐的声音充诉在绿光中“阴暗……恐惧……邪恶……”

她翻了个身,睁大两眼睛瞪着黑暗,主人迟早会揭穿她的!一阵无声的寒意爬上自己的后背,丽君不敢回头,好像伏地魔正站在她身边审视她一样。那双冷酷无情的红色蛇眼——

莉莙想尖叫,想逃离,想回家,想依偎在父母身边,但这绝对不行!她加入食死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听德拉科的忠告,修改父母记忆,送家人出国,与他们断绝一切来往。

“我无法单独完成,”德拉科曾对她说过,“黑魔王已经选择你了,我别无选择,你必须伪装起来,莉莙。”

“你要我让我朋友们认为我是坏人,实际上我是好人,德拉科?”莉莙干笑一声,“听起来更适合演员的工作。”

“但这并不是假装,你必须相信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德拉科急切地低语,“你我不需要面对黑魔王,只要能糊弄过斯内普,他会替主人传话给我们的!拜托了……”

一只手轻柔的搭上了莉莙的肩,德拉科凑近她热气喷在耳边:“跟我来,他们有麻烦了……”

他们一起来到地下室,阴冷潮湿的牢房里有一个女人,她桃心型的面孔毫无血色,乌黑的眼睛目光坚毅明亮,灰白色的稀发枯草般毫无生气。“出来吧!”德拉科冷冷地说,“你丈夫的身份已经暴露,你和你儿子毫无价值了。”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3日到6月5日)

三本哈利波特同人文故事情节不逊色原著脑洞大开高分推荐!

大家好,小编又来给大家推荐好文了,今天为大家推荐的是武侠文,武侠文曾经是一个兴盛的文体,直到今天依然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分类。所以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先来几篇经典的作品:

精彩内容:弗立维教授和麦格教授都至少用了十五分钟向全班同学强调明年.Ls考试的重要性。矮个子的弗立维教授,把一堆书堆在桌子上,然后像往常一样踩在书上,这样才能从讲台上看到全班同学。他几乎是尖叫道:“你们必须记住,这些考试可能会影响到你们未来许多年的前途!如果你们还没有严肃认真地考虑过你们的职业,现在应该好好想想了。与此同时,为了保证你们都发挥出自己的水平,恐怕我们都要比以前更加努力才行!”接着,他让学生花了一个多小时复习飞来咒,因为这是他们的.Ls考试中必考的内容。为了让同学们意识到他的态度很严肃,今天,他一反以前对同学非常轻松的样子,前所未有地布置了一大堆魔咒作为家庭作业。而在变形课上。麦格教授则是又吓又哄的说道:“相信我,如果你们不认真的学习、实践、应用,你们绝不可能通过.Ls考试。但只要投入了时间和精力,我敢打包票,这个班里的所有同学都没有理由得不到变形课的.Ls合格证书。”罗恩立刻发挥杠精本色,撇了撇嘴。这种说法,他听他母亲说过无数遍,耳朵都起茧子了,根本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麦格教授看了他一眼,说道:“没错,你也同样,韦斯莱先生。”“……好了,今天我们要开始学习消失咒,消失咒要比你们一般在达到.水平时才会练习的召唤咒简单一些,但它仍然是你们.Ls考试中会出现的最难的魔法。”消失咒确实很难,到两节课快结束时,除了哈利和赫敏把他们用来练习的蜗牛变没了,其他人没有一点进展。于是麦格教授奖励了格兰芬多学院二十分。“咦,嗯?”哈利突然一脸思索道:“这消失咒,应该成为超越不可饶恕咒,更恶毒的咒语吧。”

简介:“希!你究竟要选择哪一边?”哈利向她怒吼着,他的魔杖闪着红光。 另一边,则是伏地魔的手,还有那道蛇一样冰冷的目光。 “我只是一枚戒指,对不起,哈利。”

精彩内容:他们走进满是复杂的化学与魔法仪器的地下室。二人一直向前走,直到走到房间的尽头。那里有一个古老的木质电梯,二人乘着电梯继续向下,不知过了多久,电梯的门开了。在那里,邓布利多终于在一个满是绿色溶液的化学池里看到了琳。不,与其说是琳,不如说是一个身上满是黑色鳞片的怪物。那副吓人的模样和两个月前她出事时完全一致。“你们做了什么?”邓布利多大惊。“将琳重新变回凯。”萨瓦拉说道,“你应该也知道了,戒灵为了解开魔戒的封印,将两个同样拥有所罗门之血的继承人融合在了一起。我们不过是在解放另一个继承人罢了。”“你们创造的不是王,而是一个怪物。”邓布利多绝望地说道,“那琳呢?琳会怎么办?”“就像凯之前那样,琳的灵魂会藏在凯的身体里。”萨瓦拉说道,“你要明白,两个人分别继承了左手戒和右手戒,可一旦分开,所有的戒指都会同时失去效果。所以,我们现在还不能将他们分开。这是最好的安排了。”邓布利多转过了身,不忍再去看那个怪物丑陋的身体。“我就知道,”他喃喃道,“我就不该把我的琳交给你们。”“继承人可不是你的孙女,邓布利多。”一旁的一个白发女士不耐烦地说道,“它是我们所罗门家族的财产,由我们来决定它的用途。”“安吉丽娜,别说了。”萨瓦拉挥了挥手,“阿不思,我明白你的心情,可你也要理解长老会的选择,他们也不希望琳变成现在这副样子。”“胡说,”邓布利多打断道,“你们关心的就只有魔戒。”“或许吧,但在我们眼里继承人和魔戒没有什么两样,只有继承人才能使用魔戒。”萨瓦拉说道,“否则,你觉得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对琳洗脑,把她变成只听从我们的人形武器呢?”

简介:简单点说,就是一个叫做艾文梅森的少年,穿越到哈利波特魔法世界,到霍格沃茨上学的故事!艾文比哈利小一个年级,格兰芬多路线!

精彩内容:哈利还不知道蒙顿格斯·弗莱奇在偷这栋房子里面东西的事情,虽然上次在买家养小精灵尸体的时候,艾文曾经警告过蒙顿格斯,但他很怀疑警告会起多大的作用,对于一个小偷来说,布莱克家族的老宅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小天狼星根本不在意这些,房子里面唯一看着的家养小精灵还不在,这里又装满了银器和价值连城的古董。为了偷窃,蒙顿格斯甚至能够装成阴尸,放过这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难怪克利切今天早上的状态不太对劲,一直在那小声念叨小天狼星败家之类的话,显然很受刺激。这些事情没有必要告诉哈利了,他现在的情绪已经够糟糕的了,没有必要为这件事愤怒。“哈利,如果你想知道后半部分的内容,可以问小天狼星。”艾文说,给出一个可以接受的建议。“我会问他的,我会和小天狼星深入的谈一谈,但在这之前,我更想见一见巴希达·巴沙特。”哈利说,“信上面提到了她,昨天罗恩的穆丽尔姨婆在婚礼上也提到过她,她还认识邓布利多一家,跟她聊聊会很有意思,是不是?”“某种意义上是这样。”艾文说,他知道哈利在想什么,“你还打算去戈德里克山谷?”之前暑假讨论计划时,哈利就说过想去他出生和父母长眠的地方看一看,也就是著名的巫师聚集地“戈德里克山谷”,但这个想法在随后的讨论中被否掉了,他们现在去戈德里克山谷没有任何意义。不管是寻找霍格沃茨四位创始人的宝藏钥匙,还是伏地魔的魂器,都不涉及那个地方。相反,伏地魔可能会猜到哈利要去那里,食死徒们会埋伏在那儿等着他们过去,这时候再去戈德里克山谷是极不明智的,事实上,艾文怀疑就算他们去了,能不能见到巴希达·巴沙特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想知道真相,艾文!”哈利说,似乎不太敢看艾文,但声音却越来越大,“巴希达·巴沙特知道很多,和她见一面很有必要。我想亲自去了解,弄清楚所有事情,而不是你们一直希望我做的那些事情:选择相信什么。”

今天的武侠文推荐就到这里了,喜欢打游戏读小说的一定不能错过这些好作品,希望大家可以给小编点点关注,支持一下谢谢大家!

《【HPGGAD】戈德里克的夏天》【衍生小说纯爱小说】_晋江文学城手机版

这段感情开始于两个年轻人的初识,他们坠入了爱河,在两个月的时光中渐渐产生了羁绊。

邓布利多,你是否还记得那些缠绵悱恻的岁月。俯身向你时身上的清香、比阳光更耀眼的金发、夏日迷迭香的气息和蝉的鸣叫。

这段感情开始于两个年轻人的初识,他们坠入了爱河,在两个月的时光中渐渐产生了羁绊。

邓布利多,你是否还记得那些缠绵悱恻的岁月。俯身向你时身上的清香、比阳光更耀眼的金发、夏日迷迭香的气息和蝉的鸣叫。

食用指南:1.本文参考《GGAD通信集》,看完这本神作后突发奇想才有的本文。

【HPGGSS】失路 (甜文短篇一发完结)

对此萨拉查冷笑两声,挥挥手穿上了女装,并撩起裙摆露出了穿着白色吊带的大腿。

他决定自己也试试,然后以身作则,严词拒绝这种东西再在霍格沃茨出现,尤其拒绝出现在事后的恋人手上。

吸了迷幻香的戈德里克感觉自己好像飘在云朵里,任何感觉都在慢慢失去,一大群萨拉查笑盈盈的环绕在他身边,有的正沉醉的亲吻他健美的身躯,有的满脸爱意的给他剥着葡萄,还有的扭着腰肢慢慢脱下了衣服……

怀里的人哼唧一声,睁开眼睛,正好抓个现行,戈德里克感觉十分心虚,于是迅速的来了个法式长吻。

萨拉查站在窗前,深沉的望着窗外,地面上学生们无忧无虑的玩耍着,一点也不知道斯莱特林创始人的隐忧。

要知道,身为巫师界最强的白巫师包养的小情人儿他竟然没能嚣张跋扈打鸡骂狗?!

任性的小情人儿表示以后都不要吃面包土豆了,他要吃几百加隆的龙肉汤!

戈德里克狡黠一笑表示是从斯莱特林的储藏室里拿的,自从说了是萨拉查要的之后都没有被斯莱特林院长追打呢!

目前住在有求必应室没法参与现场打狮的萨拉查被他的机智折服了,带着敬佩的感情迅速闭上了眼睛。

其实我早就原谅你了,刚刚醒来的萨拉查感概的说道,如果你没有趁我睡觉的时候给我穿情趣内衣。

这年冬天,敌人进犯,萨拉查打跑了敌人,再一次圈粉无数,戈德里克嫉妒的喝了一缸醋。

萨拉查无所谓的打了个哈欠,闭着眼睛趴在戈德里克胸口听他第一千零一次赞美自己的英勇身姿。

他有点厌烦每次裁衣前戈德里克的絮絮叨叨了,我只是瘦了点,还没丑到那种程度吧?

戈德里克认真的讲起了正直的骑士为了拯救苍生努力与邪恶的黑巫师战斗并最终娶了邪恶的黑巫师从此天下太平的故事。

金发碧眼八块腹肌的白巫师领袖吸引了一大片追求者,最近又有人打算用爱感化这只迷途的小羊羔。

格兰芬多院长办公室再次充满了勇敢取材的学生们,他们和门外目光炯炯的现任蛇院院长一起热情洋溢的询问了有木有斯莱特林殿下的写真集。

戈德里克开心的跑过去把新熬的魔药倒了进去,没倒好,把萨拉查白皙的后背烫红了一大片。

戈德里克发现萨拉查没发现后更加阴沉了,他跑到萨拉查正面想让萨拉查揍他一顿,绝望的发现萨拉查已经睡着了。

萨拉查一点都不重,他轻的像个摆件,戈德里克感觉简直可以随身携带。事实上他瘦骨嶙峋,一动不动趴在戈德里克身上时戈德里克会觉得有点膈。而且总是躺在床上也不好。戈德里克是这么想的。

有求必应室表现出的样式是上个月新换的,虽然戈德里克可能看的腻了,但对萨拉查还很新鲜,而且他尤其喜欢戈德里克行动时比平时稍快一点的心跳,勃然有力。

萨拉查有双会说话的眼睛,戈德里克最近一直借此跟他交流。烛光昏黄,光线折射在他眼睛里,像是流光溢彩的玻璃球,非常好看。

萨拉查艰难的在戈德里克的熊抱中挣脱出来,又用了半个小时努力拍了拍戈德里克的背。

时间好像只在他身上流淌,难以想象,一年前即使瘦脱了形的他仍然说得上是个年轻的美人。

不过他俩依然没怎么在意,毕竟萨拉查对此一无所知,而戈德里克依然跳脱的像头真正的狮子,每天都对萨拉查絮絮叨叨,给他扎小辫,画写真。

戈德里克下课途中偷溜回有求必应室,手里拿着一朵新开的蛇瑰,这是萨拉查最喜欢的花。

那些折磨了他七年的禁咒符箓从他皮肤上浮现而后消失,而后黑巫师走过来,亲了亲他。

回到格兰芬多院长室的戈德里克觉得有点儿心乱,于是开始煮魔药,煮完发现其实并没有需要。

他们年轻时很喜欢玩儿这样的游戏,打开盒子,两个人轮流用魔法把盒子里圆滚滚的烟花顶起来,然后看它在高空中慢慢绽放,升的高度和烟花的美丽程度取决于两人的默契程度和对魔法的控制力。

烟花升起来了,戈德里克下意识的等了一会儿,然后惊讶的发现没有人继续,他赶紧在烟花落地前接上一个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