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会玩《狗与剪刀的正确用法》作者亲自写同人文!

日本小说家组合更伊俊介创作的轻小说《狗与剪刀的正确用法》,在 2013 年被改编为电视动画之后的 2 年后年结束了连载正式完结。

但是没想到这 2 人组轻小说作家还并没有放下这个故事的打算,竟然在小说网站 カクヨム 上发表了本作新篇小说《狗与剪刀的正确用法 Second Story》。

虽然这个标题怎么看都像是续作,他们在小说介绍中反复强调“这是二次创作”,也就是同人。

更伊俊介称曾经确认过能否进行二次创作,得到的回到是 OK ,于是很早之前便有了这个想法,现在终于到了将其变为现实的时机。

不过作者写自己作品的同人文,还能算作是“同人”吗?又是一个逼死同人的官方啊。

垃圾玩意,任务搞一堆 都是打据点 各种强行让你慢节奏 只为了卖氪金皮肤

笑死,老头环哑巴对话还能入选,怪不得俄罗斯要打欧洲,就是为了消灭你们这些zzzq和受贿的狗

支线任务多 就好玩吗? 玩了最终幻想7重置版 支线我几乎不做 知道为什么吗? 很无聊,非常无聊,只有对这个ip非常喜欢的粉丝 才会一个个这样无聊的支线都去做,对于普通游戏玩家,找3只猫的任务 简直就是无聊透顶了,你就算上千个支线任务 我也只玩主线 然后通关删除游戏,在也不可能玩第二次,

果然郑智正确,上来就是尼哥,接下来估计还有女权和物理变性和心里变性。论哈利波特和还珠格格的相似度,大概就是只有反派伏地魔和容嬷嬷在现实中才是正常人吧。

华为,小米,vivo,oppo,从来不收集用户信息,微信抖音快手淘宝京东也是很干净的,尤其是拼多多干的最好,值得表扬,因为我们是全过程的民主,很多事我们都可以投票决定的,不是厂商想收集就收集的,奥,等一下,我的票呢,怎么找不到了,我在找一下,可能刚才拉屎掉厕所里了

肖战团队为了自保打算告最初写他同人文的粉丝了?

佟丽娅的新剧片方已经放弃了挽回佟丽娅的口碑,现在片方把重心放在了夸其他配角演员上,佟丽娅的对家趁机发了很多通稿踩她,编剧为了挽回口碑,也公开踩是佟丽娅的演技有问题,现在佟丽娅和片方彻底闹掰了,她已经拒绝配合后续宣传了。

李沁现在是铁了心要走流量路线了,她团队完全复制了杨紫的营销套路,还发了很多说自己才是男神收割机的通稿,杨紫团队察觉到后就买了很多营销嘲李沁,杨紫现在和xl在战略合作,团队还让xl那边给李沁限流了。

吴亦凡现在搭上了王家卫,吴亦凡背后的资本力量很强,王家卫会帮他也是因为和他背后的资本合作了,吴亦凡还想争取《繁花》这部电影的男主,但王家卫不想用吴亦凡,他想要的男主是胡歌,吴亦凡团队现在一直在缠着他。

杨幂最近掉了一个高奢代言,她在谈下这个资源之后,公司想让祝绪丹也搭上这个高奢,就让杨幂和祝绪丹捆绑了,结果品牌方看不上祝绪丹,不想合作,一来二去地闹了之后,品牌就提前结束和杨幂的合作了。

肖战团队为了自保,现在打算告写同人文的粉丝了,团队本来私下默默联系了律师团队处理这件事,结果被传出了风声,现在他团队花了很多钱在压消息。

和湾湾女星结婚的c姓古装男星特别爱喝酒,曾经在饭局上,男星喝醉了和老婆吵架,还直接对老婆动了手,后来男星团队给饭局上的人都发了红包封口,不过这消息最后还是传出来了,圈里很多人都看不起他,他因为这事损失了不少人脉。

短手男星曾经的金主是比他年龄大了不少的J姓女星,J姓女星发现男星经常yp之后就和他掰了,还把他资源断了,后来男星就得了抑郁症,那段时间男星都没有接戏,他团队一直想用抑郁症这事帮他炒热度,但后来被他对家知道了原因,男星团队怕惹事,就放弃这个计划了。

发型火女星之前搭上金主后就和假博士分手了,假博士一直怀恨在心,最近假博士靠着换头女星的势力在筹备复出,换头女星也很讨厌发型火女星,他借着换头女星的人脉整了发型火女星,把发型火女星的资源都截胡给了自己同公司的女艺人。

童星出身的J姓女星现在也开始跟着虎牙女星混富二代圈了,女星本身也是很会玩的人,她的妈妈思想很开放,之前就曾让她认一些大佬当干爹,不过京圈的白富美都很讨厌这个女星,某经纪公司的白富美还带头排挤她。

秀恩爱上热搜的湾湾c姓女星已经在备孕了,她为了拴住男友也是很拼了,她之前到处找中药方子养身体,还找了抠门女主持帮忙,现在她推掉了很多工作,圈里不少人都说她已经怀上了。

从同人第一案谈起:同人文的机遇与挑战

商业利益分配问题之外,“同人文”的突破点更在于如何提高创作旨趣以留下具有长远价值的作品,“同人文”真正的提升是同中破同

江南于2000年在网上连载小说《此间的少年》,借用金庸作品中数十个人物名字、部分人物性格特征和人物关系,讲述发生在汴京大学的乔峰、郭靖、令狐冲们之间的校园故事。《此间的少年》在高校读者中颇受追捧,连出4版,累计销售110万册,且曾制作为同名电影放映。因两位当事人的身份和事件的性质,此案被称为“同人第一案”。案件虽已尘埃落定,但它所折射的“同人文”版权困境和发展方向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而“同人文”问题背后,又是网络文学规范化、精品化之路的挑战与应对。

“同人”一词,出自《易经》,引申为志趣相同或共事者。日本动漫文化圈以“同人”指称喜爱相同作品的人,后来被搬进中国当代网络文学语境,用于指称依托一部作品进行的二次创作。文学史上利用熟为人知的经典作品及其人物形象进行二次创作是常见现象,诸如以《三国志》为蓝本的《三国演义》,建基在元稹《莺莺传》之上的《西厢记》,现代主义代表作《尤利西斯》看点也是它与荷马史诗《奥德赛》之间的对应关系。严格地说,“同人”概念不能泛化到所有依托已有作品题材进行的二次创作,其真正的规定性在于大众流行文化“同人圈”的存在:一大批对某作品深度喜爱的“粉丝”,长期浸于该作品的氛围中,在体认到自身个性与原作人物及其风格元素高度契合时,更是形成迷狂效应,由此而来的再创作引发其他同人的同感与鼓励,因而获得其他类型二次创作无法得到的高度正反馈。

同人创作的初衷一般都是出自纯粹的喜爱而非营利目的,因此在世界范围内,都将同人作品“部分借用原设定”定性为合理使用。但是,当“同人文”有了较大营利空间,对版权意识较强的原作作者来说就是侵权。应当说,金庸诉江南一案判决分寸适宜,既未过分伸张作者权利,以致限制读者的再创作,也以竞争的正当性为“同人文”商业化画出界线,没有给借鸡生蛋的牟利者留下空子。只是随着“同人文”商业化越来越多,问题将会愈加复杂。

在这个UGC(用户生成内容)时代,“用户”既是受众也可以是创作者,较有创造力的用户借用原作品元素进行二次创作是自然而然。创作变容易了,发布、传播的物质成本可以忽略不计,与此同时,市场需求越来越大。“同人文”要像《此间的少年》那样销量达到百万本以上是很难的。但是,在网络文学商业化长尾模式里,只要某款“同人”坚持付费的读者达到千人以上,同人作者收入就有保证,“同人文”在产业化上就具备可行性,作为一种商业类型就能成立。而事实上,以中国十几亿的人口基数,社会上较为流行的文化产品受众都是千万人级别,愿意为二次创作同人作品付费的爱好者大有人在。所以,同人小说越来越有从纯粹喜爱的业余爱好向商业化转变的趋势。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城等都开设有专门的同人类别。起点中文网“衍生同人”标签下有近4万部作品,其中以《海贼王》《火影忍者》等日本动漫主题的“同人文”最受欢迎,《海贼之天赋系统》日均会员点击量甚至可达到十万次。

在“同人文”商业价值还未凸显时,各大网络文学网站主要把同人版块作为培养原创作者的练兵场和储备库;当同人市场需求已经发展到可观的地步,新的商业模式也呼之欲出。“同人文”的版权困局,一方面需要法律规范,另一方面要形成版权方与同人作者之间平衡的合作机制。这就需要商业网站在中间发挥对接协调作用,促成合作多赢,这对平台方的运营能力提出了严峻考验。美国亚马逊网站建立授权同人创作平台,运营五年来业绩惨淡,今年5月悄然关闭,由此可见其难度。开发出与中国网络生态相适应的“同人文”业态还需要更多的机遇与智慧。

商业利益分配问题之外,“同人文”的突破点更在于如何提高创作旨趣以留下具有长远价值的作品。“同人文”生长于亚文化小群体,易陷于同好社交,对作品文学意义上的自足性重视不够。目前网络文学中“同人文”佳作并不多见。即便像《悟空传》《此间的少年》这样流传较广的,也只是网络文学初创期的作品,跟原作相比显得非常单薄。其实,当一个作者能够自立,基本上就不再希望借助他人作品去二次创作。文学重在“一空依傍,自铸伟词”,如果非要借用前人旧作,也应该像黄庭坚那样尽量去“点铁成金”“夺胎换骨”。古语说“君子和而不同”,“同人文”真正的提升是同中破同。毕竟,文学就是让人领略世界的不同和大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