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与蛇宝石

“我们再等等,”罗恩态度坚定,“把隐形衣穿上,哈利。”清晨五点半,他们三个人已经在古灵格旁的小巷等候就位了。

“谁在那里!”赫敏忽然喊了一声,罗恩和哈利一同举起魔杖,异响显示不明来者越来越近了,原来是尼法朵拉的父亲泰德·唐克斯。

“唐克斯先生!”哈利不禁意识到他与自己一年前离开女贞路与海格降落在唐克斯家时状态完全不一样了,泰德看上去焦躁不安仿佛老了好几岁,目光中满是无助绝望,“出什么事了?”

“莱姆斯没有告诉你吗,孩子?”他大步冲过去抓住哈利的肩,“朵拉……他们的儿子……多米达已经死了……”他的双腿发软跪在地上哭了起来,哈利的心猛地下沉,唐克斯家出了如此大的事莱姆斯怎么只字未提?“那个食死徒抓来了朵拉和她的儿子,我找不到莱姆斯你是我唯一的希望了,哈利·波特……”

“贝拉特里克斯绑架了唐克斯和她儿子?”赫敏努力把尖叫捂在手心里,“发什么事了?怎么会……哦,太可怕了~”

“我帮不了你,唐克斯先生,至少现在不能。”哈利实在不忍心推脱,“你为什么不试着联系凤凰社成员?他们一定会——”忽然有个可怕的想法油然而生,他抓住了泰德的胳膊把它们从自己肩上拉下来,“你没有寻求帮助,你已经打定主意了……”罗恩和赫敏屏主呼吸,“你来找我不是求助的,对不对?”

“他们要你,哈利·波特,”泰德的声音轻得令人发毛,“以命换命,两个人!”他瞟了一眼打了个冷战的赫敏,“换回我女儿和我外孙。Godhelpme,havemercy!”他直起身子后退一步,手伸进长袍里,哈利和赫敏都惊呆了,甚至来不及动一下——

“Expelliarmus!”泰德手中的魔杖腾空而起被罗恩一把接住,失去武器的男巫发疯似的扑向哈利和赫敏,二人被吓得连连后退,泰德被罗恩拦腰抱住,“你想都别想!”两人扭打在一起摔在地上,魔杖扔到一边。

“多少家庭因为你而被拆散!多少生命因为你而夭折?”泰德·唐克斯血红的双眼中含是泪水,语气中满是厌恶和失望,“哈利·波特,你和他又有什么区?”他不在攻击他们了,而是朝哈利脚下吐了口唾沫拾起魔杖离开了。

“那是莱姆斯的妻子尼法朵拉的父亲,”赫敏还紧靠着看起来刚干过架的罗恩,“他是来向我们求助的。”

“我看应该是来找你们投诉的。”张泓叹了口气,“是老婆还是外孙?”她和另外两个女孩正在换隐藏了工具的外套。

“人质啊~”陈煜晗把手提箱放在地上,“胁迫人质是麻瓜歹徒勒索的常见现象,没达到目的,你们可以暂且不用担心……”

“唐克斯先生要挟你们了?”濯妍问,他们点了点头,“这样吧,今天的任务结束之后我们一块儿向你们的凤凰社组织请求安排救援,如果我们能帮上忙——”哈利忽然走过来抱住她,濯妍双颊绯红心脏一阵猛跳,她想到了德拉科。

“唐克斯和泰迪的安危是因为莱姆斯身份的暴露,所以泰德担心不是毫无道理的。”罗恩神情严肃,“我们也要尽快出手。”

“拉环应该已经到了。”张泓看了一眼手表,指针刚过六点半,大家按计划戴上无线耳机分头行动。对角巷大部分商铺都空无一人,有的甚至钉上木板被强行拆封了,寥寥无几的乞丐们衣衫褴褛、缺胳膊断腿让人不忍直视,向少数的没精打采店主伸出骨瘦如材的手。

陈煜晗、张泓、濯妍以及穿着隐形衣的哈利来到通向高大铜门的大理石台阶下,两名面无表情的巫师站在大门两侧的入口处,分别攥着一根细长的金棒和银棒。“正直探针!”哈利在三个女生耳边低语,“那是什么?”

“金属探测器,”濯妍倒抽一口冷气,“幸亏阿飞事先提醒,我们的工具大部分都是鱼线、皮筋和塑料的钩子。”她小心地往里张望一下,“拉环不在,应该去给罗恩、赫敏引路了……”

一个冰冷无情的声音响起,哈利仔细一看是一名叫特拉维斯的食死徒,在魔法部曾与他交战过,另一名居然是蒙顿格斯·弗莱奇!这名胡子拉碴的矮胖子巫师长着两条短短的螺旋腿,姜黄色头发依旧又长又乱,一双肿胀充血的眼睛无焦点,显然是在夺魂咒控制中。

“请把电子产品、金属物品和魔杖放在这里。”蒙顿格斯干巴巴地说,举着篮子,陈煜晗、张泓和濯妍照他所说的做了——

“外套。”特拉维斯举手拦住了陈煜晗,哈利紧张的屏住呼吸,她的外套里有一把瑞士折叠军刀,万一被摸出来,食死徒不是什么全能天才但也不是弱智……

“稍等。”陈煜晗镇定地给张泓使了个眼色,自己从袖子里拉紧皮筋,迅速套在张泓手指上,军刀便从袖管子弹般弹进了她的口袋里,陈煜晗把外套交给食死徒让他摸索着检查,自己顺利从探测器之间走过。濯妍靠近张泓,后者转身时由前者从口袋里拿出军刀,张泓也顺利通过,濯妍假装抖了抖外套,在遮住塔拉维斯视线的那一瞬间,隐形衣下的哈利敏捷地接住了,从口袋里落出来的军刀,现在他只需要从他们身后神不知过不觉地溜过——

“等等!”蒙顿格斯忽然叫起来紧盯着濯妍,“你刚才把什么东西甩掉了?”特拉维斯也怀疑地眯起双眼。

突然传来刺耳的“咣当”一声巨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噪音来源之处,原来是陈煜晗不当心把手提箱碰到了,刚离开拉环柜台下的推车路过的妖精被绊了一下,连人带车都掀翻在地上:“对不起!”对不起!陈煜晗慌张地道歉,那名被撞倒的妖精皱起长鼻子不要她碰自己,摆摆手一脸不满地爬起来扶着小车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我可以过去了吗?”不等特拉维斯和蒙顿格斯反应过来,濯妍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过,探测器没有任何动静。

“别忘了自己的东西。”张泓大声提示,因为特拉维斯抓着卓研的外套不放,“喂,这位‘女士’喜欢自己去买!”女士?哈利捂着嘴偷笑,濯妍拽回自己的外套,他们一起朝柜台走去。

拉环懒洋洋地抬起头,哈利看到陈煜晗把手提箱打开放在桌子上面,里面叠着一层层的英镑现钞,引起了周边几名妖精的注意力:“你一次性兑换如此一笔巨款是出于什么目的,陈煜晗小姐?”

“投资创业,做生意。”她镇定自若地回答,“对角巷看起来急需新鲜血液输入,不是吗?”张泓和濯妍都符合。

“不还意思,小姐,柜台货币数量有限,先跟我去指定金库换取。”拉环面无表情地说,看来计划进行得还算顺利。

“We’rein.”张泓不动唇地嘀咕,通过无线耳机转告罗恩和赫敏,他们也汇报自己已经就位了,大家谨慎行事,也要随机应变。被隐形衣遮盖得严严实实的哈利紧紧跟上,拉环把他们带到了一扇拱门口,打开里边是陡峭的下坡石廊和被火把照得通亮黑暗铁路。拉环吹了一声口哨,一辆锈迹斑斑的六人车驶来停在他们面前,放眼望去可以看到纵横交错的轨道。

“这个时间虽然人烟稀少却戒备森严,”拉环没有搭理她只是自顾自提着手电筒,“让你麻瓜朋友来办事可不是明智之举。”

陈煜晗别过头对于自己并排坐的张泓和濯妍低语:“二位有没有觉得这句话听起来像是指控啊?”

另外两个女孩没来得及说什么,保险带猛地收紧勒得陷进她们肉里,胸腔里的空气都挤出来了,拉环的拳头越捏越紧:“她们可要成为你的牺牲品了,哈利·波特。”哈利听到三个女孩喉咙口发出了可怕的“咯咯”声才意识到拉环做了什么,可是还未碰到魔杖,妖精的另一只手也伸出来迅速捏紧了,“你想都别想。”无形的魔抓掐住了哈利的脖子,“没错,哈利·波特,我根本不用魔杖。我们还是按照这行的规矩做事,”四个人都已经呼吸苦难、眼前发黑了,“我只是说带你们进来,现在,我要格兰芬多宝剑,不然的话,我就让你这些朋友死无全尸……另外两个也已经尽在掌握了,是否要拉响警报可得看你的信誉,哈利·波特!格兰芬多宝剑!快交出来!”

“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父母的救命之恩吗?”哈利呼吸急促,妖精狰狞忽然煞白,“这么多年以来,你一直在辜负他们,没有把宝剑交给我……你食言了,不是吗……”

哈利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挣扎完全是徒劳的:“Butitsonlyanswerstothetruebravery……”他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闭嘴!你以为自己的自私愚蠢是无上勇气吗?你和她们一样,哈利·波特!和所有人一样毫无价值!”拉环的声音宣告了他的死刑,哈利的眼镜滑落泪珠向后翻,他徒劳地张大嘴巴,却只能感觉到灵魂在脱离肉体,甚至来不及想金妮——

拉花突然头破血流向后摔去,哈利的喉咙口一下子畅通了,他向前扑倒几乎把肺咳出来:“怎么,怎么了……”

尽管视线模糊,他依然能看到陈煜晗放下手提箱,和张泓、濯妍一样面色苍白,脖子上都有一条恐怖的紫红的勒痕,三个女孩在哈利惊愕的目光下嘴里吐出明晃晃的小刀片。

“惊悚吧?”张泓清了清喉咙,却还是嗓音沙哑,“这叫做道一尺魔高一丈,想制服我们没那么容易!”

“你们三个不会一直就这样含在嘴里吧?不怕割破舌头或误吞嘛!”哈利找不到眼镜,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别傻了,只是缝在领子里而已。”濯妍觉得好笑,“你干嘛不用阿飞的军刀啊?不是在你口袋里吗?”她笑着问。

而当陈煜晗那眼镜递给哈利,他戴上后发现她一脸怒气,不仅竖起了脖子后的汗毛:“为什么拉环要对我们起杀心?妖精并不属于战争中任何一方,天知道罗恩和赫敏落了个什么下场。”

张泓和濯妍都急得开始通过耳机联络了罗恩和赫敏了,哈利的心猛地下沉:“在我的金库有真正的格兰芬多宝剑——”

“格兰芬多宝剑只会对真正的勇气做出回应,”哈利这才明白她的意思,“它要我召唤真正的宝剑,我是格兰芬多后代!”她再次沉默让他不安,“但是我们需要那宝剑,上面沾有罕见的蛇怪毒液,可以用来销毁魂器!”他喊道。

“但不是你金库的那把,”张泓忽然想起来,“你说过当年在密室里杀死蛇怪的宝剑是从分院帽里变出来的。”

“会是赝品吗?”濯妍忐忑地问。没想到回应的是哈利右胳膊的一阵隐隐作痛,他下意识地捂住它,尽管邓布利多的凤凰福克斯治愈了他的伤口,但毫无疑问他的血液里含有蛇怪的毒液,“我们联络不到罗恩和赫敏,怎么办?”

哈利抽出魔杖:“在这里等我。”他披上隐形衣回到门厅指着一个妖精低声念道,“Imperio!”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哈利的手臂中传来,他的大脑里好像流淌着一股又麻又痒的暖流,通过杖芯和纹理将他、魔杖与发出去的咒语连在了一起,“过来!”他命令道。

那名妖精按照他的要求转身离开了柜台,另一个妖精忽然喊了起来:“博格,你干什么去啊?”

“他怎么了啦?”张泓不安地望着东倒西歪的妖精旁若无人地坐在了小车上,看上去比卢娜更像梦游。

哈利撤下隐形衣,依旧手举魔杖:“夺魂咒,必须有身份认证的妖精才能驾车开金库,拉环不久前已经失去这个权利了。”他解释着坐在了博格旁边,陈煜晗,张泓和濯妍坐上后排,小车震动了一下出发了,逐渐提速疾驰,扭动着驶进迷宫般盘绕的隧道,一路向下倾斜,除了车轮和轨道之间的摩擦声之外什么也听不到。随着他们往地层深处飞奔而去,钟乳石早被抛在脑后,狂风撕扯头皮,一路上谁也顾不上说话,他们来到了比哈利以前记忆中更深的地方,一个急转弯后,一条倾泻而下的瀑布赫然出现——

“等等!”哈利喊叫着把三个女孩吓了一跳,但来不及刹车他们一头扎了进去。四个人眼睛和嘴里灌满了水,什么都看不见也无法呼吸。然后小车狠狠一斜,弹了起来,他们更全部脱离保险带飞了出去,只听小车装在通道碰壁上的声音,哈利大叫什么,三个女孩感觉自己仿佛身轻如羽地滑落下去,毫发无伤地落在了坚硬的石头上,尖叫的余声还在一遍遍回荡。

“我用了缓冲咒,你们没事吧?”哈利爬起来把隐形衣塞进衣袋里,“博格不见了!”他的心脏一沉,妖精一定是被弹到了别的什么地方了,显真瀑布可以冲掉所有魔法和伪装。

“那个妖精一旦清醒我们的时间就更有限了。”陈煜晗拿起幸亏没有摔坏也没进水的手提箱。

“我们应该离得不远了……”哈利在一次点亮魔杖,“可是没有妖精,我们无法开门,也不知道怎么与罗恩赫敏汇合。”

“Notifwehavethekeys.”濯妍举起一串钥匙,“不光荣的事情在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的,不是吗?”

莉莙并没有睡着,老实说自己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睡觉了,她经常做噩梦,梦见自己死在了阿瓦达索命咒下,特里劳妮教授惊恐的声音充诉在绿光中“阴暗……恐惧……邪恶……”

她翻了个身,睁大两眼睛瞪着黑暗,主人迟早会揭穿她的!一阵无声的寒意爬上自己的后背,丽君不敢回头,好像伏地魔正站在她身边审视她一样。那双冷酷无情的红色蛇眼——

莉莙想尖叫,想逃离,想回家,想依偎在父母身边,但这绝对不行!她加入食死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听德拉科的忠告,修改父母记忆,送家人出国,与他们断绝一切来往。

“我无法单独完成,”德拉科曾对她说过,“黑魔王已经选择你了,我别无选择,你必须伪装起来,莉莙。”

“你要我让我朋友们认为我是坏人,实际上我是好人,德拉科?”莉莙干笑一声,“听起来更适合演员的工作。”

“但这并不是假装,你必须相信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德拉科急切地低语,“你我不需要面对黑魔王,只要能糊弄过斯内普,他会替主人传话给我们的!拜托了……”

一只手轻柔的搭上了莉莙的肩,德拉科凑近她热气喷在耳边:“跟我来,他们有麻烦了……”

他们一起来到地下室,阴冷潮湿的牢房里有一个女人,她桃心型的面孔毫无血色,乌黑的眼睛目光坚毅明亮,灰白色的稀发枯草般毫无生气。“出来吧!”德拉科冷冷地说,“你丈夫的身份已经暴露,你和你儿子毫无价值了。”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3日到6月5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