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田鼠”到“五粒豆”

课因学生而不同,也因设计而不同,善于学习的教师往往能从同课异构中发现“同”和“不同”,在“同”和“不同”中启迪教学智慧。从本期开始,我们特别开设“同课异构”栏目,敬请关注。

统编教材四年级上册第二单元为“阅读策略单元”。童话故事《小田鼠弗雷德里克》曾一度入选这一单元,但最终与统编教材失之交臂。在千呼万唤中,同样是童话故事的《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作为本单元的第一篇课文与广大师生见面。

《小田鼠弗雷德里克》主要讲的是,冬天到了,在小动物们吃光了所有东西以后,小田鼠弗雷德里克用自己收集的阳光、色彩、语言,温暖了这个漫长的冬季,也一下子成为大家心目中的“诗人”。

《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是“现代童话之父”安徒生笔下的一个温暖的故事。成熟了的豆荚裂开了,里面飞出五粒豆,它们都带着自己的梦想各奔前程。第五粒豆飞进窗子下面“一个长满了青苔的裂缝里”,发芽、开花,给窗子里躺着的一个生病的小女孩带来了力量和生机。

诗人的气质,诗意的语言,诗化了这个冬天如水一般的生活。一朵盛开的豌豆花,一个眼里发着生命亮光的小女孩,叩击了每一个读者心底里的温柔。如此温暖的童话故事,当然要用童话的方式打开。

打开童话故事简明的情节。情节是故事的“骨架”。故事阅读,要帮助学生建立故事的“骨架”。从“冬天就要来了”到“冬天到了”;从收集阳光到收集色彩、收集语言,《小田鼠弗雷德里克》的情节简洁明了,依序推进。《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先叙述“五粒豆各奔前程”,再叙述“小女孩与第五粒豆相伴相守”,这一个长故事的阅读完全可以从两个大板块开始。教师解读文本的过程,就是要发现故事“骨架”建构的依据,寻找故事情节推进的路径,进而帮助学生搭建整体把握故事情节的“脚手架”。

打开童话故事温暖的细节。细节是故事的“血肉”。故事阅读,要引导学生聚焦细节,把故事读丰满。冬天就要来了,其它小田鼠的忙碌与弗雷德里克的悠闲,文章用细腻而又富有诗意的语言,让《小田鼠弗雷德里克》的字里行间流淌出温度与温馨。五粒豆争先恐后飞出去的任性与洒脱,小女孩每天注视窗台上不断长高、盛开的豌豆花的惊喜与幸福,让《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的字里行间充满了活力、张力与魔力。最是细节能动人,解读文本的过程中,教师要善于发现,并带领学生发现故事中最能拨动人心弦的人物的“举手投足”,或者文本的“只言片语”,从中触摸故事传递的温度。

打开童话故事丰富的想象。想象是童话的“翅膀”,是童话故事独有的特质。阅读童话故事,教师要带领学生在文本的精彩语言处和情节安排的有意空白处驻足,打开思维,放飞想象,把文本语言读“厚”,把故事情节读“满”。小田鼠弗雷德里克说“闭上眼睛”“再闭上眼睛”,于是4只小田鼠“觉得暖和多了”“好像真的看到了五彩缤纷的田野”,这当然不是弗雷德里克“在变魔术”——这儿,需要打开儿童丰富的想象。弗雷德里克表演自己“收集的语言”如诗一样,不仅有欢快的节奏,更有鲜明的意象——这儿,也需要打开儿童丰富的想象。

五粒豌豆按照家庭里的地位,坐在一个豆荚里,坐成一排,“既温暖,又舒适;白天明亮,夜间黑暗”——在童话故事里,一切事物都是“活泼的”——这儿,需要打开儿童丰富的想象。顶楼窗子旁,一粒豌豆形成了一个小花园,绿色的豌豆苗努力向上生长,紫色的豌豆花尽情盛开;“躺在床上一整年”的小女孩,开始感受到太阳的温暖,开始“对生命产生了想象”,开始能够坐在床上,直至“低下头来,轻吻柔嫩的豌豆叶子”,直至“脸上洋溢着健康的色彩,眼睛发着亮光”——好的童话故事,总是在温暖的情节推进中,不经意地传递着“真善美”的力量——这儿,也需要打开儿童丰富的想象。

当然,我们不能只从童话的视角解读这两篇文本。作为阅读策略单元的童话故事,我们还要回到教材编者的意图之中,读懂文本在这个单元的独到之任。作为阅读策略单元,本单元需要落实的语文要素是“阅读时尝试从不同角度去思考,提出自己的问题来”。围绕这样的语文要素,在文本解读过程中,教师需要寻找“从不同角度提出问题”的落脚点。

阅读开始时,学习“从不同角度提出问题”。问是读之史,本单元的教学,教师要始终把“学习提问”放在重要位置,不仅要培养学生问的意识,更要教给学生问的策略。在揭题导入环节,教师应引导学生围绕课题,尝试从不同角度提出问题:针对题目中的人物提问,针对故事的内容提问,针对故事可能的结局提问,针对故事的作者提问,针对童话的特点提问……在这儿,提出多少问题重要,从哪些角度提出问题更重要。教师要舍得花时间,呈现学生提出的问题,梳理、分析问题的角度,引导学生把提问的视角“向四面八方打开”。

阅读过程中,用“有价值的问题”引导学生进行深层次阅读。阅读策略单元的阅读教学,教师不能为了落实“语文要素”而忘记阅读的本来意义。在这一单元的阅读教学之中,教师不能把“从不同角度提出问题”简化为机械的技术操练,进而忽略了童话文本所传递的温度。在阅读过程中,教师要善于利用学生提出的问题清单,寻找主要问题,引导学生回到童话故事的情节之中,回到文本的语言之中品味,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发展阅读思维,感受童话故事的情节之美、语言之美、想象之美。教学中,教师还要充分利用课后提供的问题清单,在问题清单的阅读中进一步巩固“从不同角度提出问题”,进而尝试提出“更有价值的问题”。

阅读结束时,留下值得寻味的探索性问题。好的阅读,不是解决了多少问题,而是产生了多少新问题。无论是《小田鼠弗雷德里克》还是《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都是值得“拿起来重读的”作品。因此,教师教学这样的文本,不仅要关注学生提出了哪些问题,在文本阅读过程中解决了哪些问题,更要帮助学生不断地生成新的问题,直至“带着有价值的问题”合上书本,走出教室。只有这样,学生的“问题意识”才会根植于心,才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重新拿起这些值得重读的经典,进行更深层次的精神阅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