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长德里克

声明:,,,。详情

《探长德里克》由德国国家电视台出品。霍斯特·塔帕特 Horst Tappert / 弗里茨·维伯 Fritz Wepper 主演。很多人对这部电视连续剧映像深刻。这部侦探剧拍摄与上世纪70年代,由德国老牌电视明星霍斯特·塔帕特出演男主角探长德里克,弗里茨·维伯扮演他的助手哈里·克雷。每集都讲述一件杀人案件,德里克用他下垂突出的眼睛仔细观察每个线索,最终找出凶手。

导演: Theodor Grdler / 阿尔弗莱德·韦德曼 Alfred Weidenmann

主演: 霍斯特·塔帕特 Horst Tappert / 弗里茨·维伯 Fritz Wepper

由德国国家电视台出品。很多人对这部电视连续剧映像深刻。这部侦探剧拍摄与上世纪70年代,由德国老牌电视明星霍斯特·塔帕特出演男主角探长德里克,弗里茨·维伯扮演他的助手哈里·克雷。宙捉说罪每集都讲述一件杀人案件,德里克用他下垂突出的眼睛仔细观察每个线索,最终找出凶手。

早晨女儿布迪思还在向父亲巴赫先生讲述她一天的安排,她却在上学的路上遭人绑架。绑匪向父亲索要100万赎金。德里克为了营救出他们的女儿,找到死者的妻子,要她配合他们欺骗绑匪,使他们相信丈夫携款去了维也纳。女人似乎被突然发生的一切惊住了,她不愿意接受丈夫死去的真相,竟然也相信丈夫去维也纳的谎话。幸好她始终没有醒来,使她在应对绑匪的盘问时表现得从容而自然。一切都成为过去的时候,大梦初醒的她又将如何面对?

胡瓦尔德的夫人接到了警告她的丈夫的电话,说有人要谋杀他。结果胡瓦尔德被人击中头部而身亡。在调查中,探长发现了死亡现场的疑点……通过这桩案件,探长还发现了同样手法赠笑询、同样武器的另外几件谋杀案,据知情人透露,在这个城市中,有一把特殊的钥匙,只要将1万元和被谋杀者的姓名、地址一同装入它所开启的保险箱中,就会有人帮助你了却心愿。胡瓦尔德夫人最后被证明是杀害她的花心丈夫的凶手。当德里克探长赶到她家时,她已经被自己雇佣的杀手击中。

——————————————————————————–

剧院的克斯托夫先生来报案,住在他家的年轻人在采石场被害。探长在他誉榜射的家里见到他的母亲,他经常带人回家来住,他们后来都在他的剧院做演员。在死者之前就有两个人住过,后来他们离开了。通过调查发现,这两人都先后失踪了。剧院上演的剧目永远是爱情和死亡,这位举止怪异的克斯托夫先生喜欢找漂亮的男孩子做伴,而他的母亲不愿再容忍他的所作所为,终于向警方告发了。

——————————————————————————–

沃尔普拉姆在慕尼黑市中心的一家饭店包了房间,从看门人提供的两位“导游小姐”的照片中选中了其中一位。然而几天驼巩店后,这位“导游小姐”死于枪击,案发时沃尔普拉姆确实不在现场。让德里克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沃尔普拉姆的家就住在市内。既然找来“导游小姐”作陪,又不接受特殊服务,仅仅吃饭喝酒而已……

——————————————————————————–

作家泰尔查旅行归来得知:两个星期前孙女卡琳娜于失踪两天后被杀害了。看着卡琳娜留给自己的录像,泰尔查悲痛至极,他发誓一定要亲手杀掉罪犯。德里克对他的失态非常担心,为他请来心理医生,并小心翼翼地注视着他的每一个行动。泰尔查来到卡琳娜被害的地方,那里摆放着人们献的花,一个年轻人也前来献花,当泰尔查上前问及情况时,年轻人却转身跑掉了……

——————————————————————————–

离开家一年多都没有消息的哥哈德突然打电话给家人,说自己刚刚从香港回来,晚上会回去看望他们。父亲舒马和弟弟马克斯都欣喜万分,他们特意请了好朋友卡斯帕夫妇乐牛犁民来家里做客。晚上,一家人正高兴地喝着酒,哥哈德多年前的同学奥斯卡突然到访。奥斯卡原本是个编辑,可不久前因为酗酒被解雇了。他醉醺醺地在众人面前说要将自己知道的有关哥哈德的秘密卖给一家报社。大家都以为他在说醉话,没有在意。哥哈德急忙心虚地将奥斯卡推到门外。一会儿,哥哈德回来说自己干掉了奥斯卡,他用一桩可以赚大钱的买卖来收买家人为他做伪证,面对金钱的诱惑,大家虽然心有余悸,但都答应为他做不在场的证明。探长德里克从奥斯卡以前的同事那里得知,他去世的那天晚上去找过一个叫哥哈德的人。德里克察觉到这其中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却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终于,哥哈德的弟弟受不了良心的谴责,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英俊潇洒的罗兰多娶了一个比自己年长的富有女人安吉丝做妻子。两年后安吉丝得了骨膜炎,行动不便,她找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伊莎贝尔当她的看护,并把伊莎贝尔介绍给罗兰多。可没过多久,罗兰多却和伊莎贝尔情投意合。直到有一天,伊莎贝尔被人枪杀了……

——————————————————————————–

罗娜得到姐姐被害的消息后才知道,自己的学费一直是惟一的姐姐靠给有钱人做情妇换来的。现在罗娜来到她的住所,又在探长的陪同下会见了供养姐姐的科尔沛一家。对于他们自己的关系,科尔沛太太都知道,甚至好喜欢这个情人。科尔沛和太太热情地接纳了她,像接纳她的姐姐一样,他们决定继续为她支付学费,一家人都和蔼可亲,仿佛没有过凶杀。可是,从姐姐最喜欢的唱片来看,姐姐一直生活得并不快乐。探长揭开了谜底,因为科尔沛在外面鬼混,太太也和自己的情人来往,现在这个情人又陷入了与罗娜姐姐的情感旋涡中,出于嫉妒,科尔沛太太起了杀机。

——————————————————————————–

一位鸟类专家在录制鸟群声音时,无意中录下了一连串异样的声响,包括枪声、惨叫声和汽车声。他和路人赶往二三百米外的出事现场,那里有一具中弹倒地的女尸。死者是伊丽莎白·克劳斯,22岁,从事陪伴客人聊天、购物的工作。她的母亲被德里克找来慕尼黑,她惊异于伊莎姐姐、哥哥的奢华和富有。她不知道他们靠什么来维持名车、公寓、高档服装的开销。他们在酒吧找到死者的朋友,那位钢琴师介绍了她的情况。通过向她服务的对象了解情况发现,他们都受到别人的敲诈。有人在他们约会的公寓里利用摄像机镜头拍下照片,作为证据威胁当事人。令母亲伤心的是,她的三个孩子都参与了敲诈,小女儿的死幕后操纵者就是她的客人的妻子。

——————————————————————————–

两名入室行窃的小偷持枪闯入鲁德格的家,刚好他从外面回来,把别人堵在屋内。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他们答应他拿出2万元作为离开的条件。鲁德格让银行送钱过来,双方交易顺利完成。鲁德格的合伙人也来找他,因为来人掌握了他贪污的证据并觉得将他送上法庭。鲁德格一时心急,抄起窃贼落下的手枪杀死了同伴。探长找到了死者的女儿卡特林,她是一位导演,了解鲁德格的情况,她认定,鲁德格家里父亲留下的空公文包里原本应该装有指证鲁德格的材料。两名罪犯中的一个给警察局打电话澄清他们没有杀人的事实。顺着这条线索,他们从电话录音的背景音乐找到罪犯所在的乐队。而后探长大胆使用了攻心术,以击中鲁德格性格中的弱点。他用了卡特林的演员、一位熟悉她父亲的演员模仿父亲的语音给鲁德格打电话,从而攻破了他的心理防线。

——————————————————————————–

洗衣店老板库贝克和店员英格、莫尼卡下班后一同走出小店,他每天照例要去酒馆里喝一杯。英格因为没有等到好朋友,独自一人回家,她在穿过经常出事的公园时,灾难降临到她的身上。当莫尼卡赶到时,她已被人勒死在公园里。在尸体旁边有一条狗,附近还有一个随身听,里面是一盘华尔兹舞曲的磁带。库贝克的紧张使他引起人们的怀疑,事实是,当他透过酒馆的窗子发现经过这里的英格时,他为她的安全担忧,就一路追了过去。当他走进公园的出事地点时,英格已经躺在那里了。借助电台的力量,他们得到了有关磁带的讯息,那是治疗精神病患者的医院为了舒缓病人情绪的紧张而录制的

雨夜,一个躲雨钻进了鲁赛克的汽车,随后与他一道回家。然而次日她的尸体却出现在高速公路边。鲁赛克的同事看到了他带离开的情景,向他问起此事。他主动向警方提供了有关的线索,配合警方调查此案。探长认为,他的做法有些不合常理,因为一般人不会向别人说起自己与的交往。于是开始对他的汽车和住所进行了搜查,发现他有一间空着的房间,里面什么也没有。他说那是妻子的房间,自从她失踪以后,他就搬空了她的房间。经过调查发现,他的妻子马提娜原来也是一个,他们结合以后,她的美貌吸引了他的同事,他们一个个来他家,先是老板,而后是副经理,以后又是好朋友。她在自己的家里接待他们,使他最终无法容忍他们的做法。如今,当他再次面对一个的时候,他采取了与三年前同样的做法。

——————————————————————————–

一位郁郁寡欢的男子住进一家面朝广场的房间,他是来寻找一个叫雨果·吉希汉姆的人的。店主告诉他,他要找的人是一个好人,大家都认识他,他是议、参政教师。他原来有一双儿女,但是自从那次灾难性的事件发生以后,他们的女儿失踪了,至今已经有两年多了。来人请店主打电话给雨果先生约定见面的时间。他让约来到了雨果的家,向他们了解有关他们的女儿乌里克的事,看到了她的照片,那是一个非常活泼可爱的女孩,却不幸被人杀害,而她的死因至今还是个谜。自从陌生人来后,乌里克的案件开始有了进展。这是一件与有关的案件,来人就是的受益者,而乌里克年轻的心脏恰恰正在他的身体里跳动。他不能忍受一个如此灿烂的女孩的生命就这样结束,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挣扎过后,他选择了自杀作为了断。在他的遗书中他告诉人们,他这样的了断是为了偿还他的一颗心,因为那颗经过移植而延续他的生命律动的心脏应该还给乌里克的家人,这样他才能获得心灵的平衡。

——————————————————————————–

餐馆经营得毫无起色,父子俩勉强维持。两个陌生人来命令他们售卖毒品。这时,进来一个买货的年轻人,突然拿走来人放下的毒品,因为吸食过量死在卫生间,餐馆主人更加有口难辩。死者的哥哥通过另一个女吸毒者苏珊娜找到另一处贩毒点。不久,那两个强迫他人卖毒品的家伙在一家酒吧前被杀,目睹这一切的是餐馆里吹笛子的人。

——————————————————————————–

钢琴音乐会上,德里克结识了成功的商人邵特斯,他再次打来电话邀请探长德里克,要他来家给他介绍要杀死自己的人。他介绍了自己的合伙人沃里奇。三年前,他在地铁车站看到沃里奇时,年轻人正要跳下站台自杀,但是他最终还是被说服跟着邵特斯进了酒吧。他要和一个他不爱却怀了他的孩子的女人结婚,而他自己连份工作都没有。就这样,他在邵特斯手下找了份工作并成了他的合伙人。正如邵特斯所预料的那样,他真的被人杀死在猎场的房子里。

——————————————————————————–

瓦尔特的情人鲁塞克从外面回来时发现他死在床上,医生鉴定他是被人施用了和丧失反抗能力后被杀死的。再过14天,他们就要举行婚礼,消息早已通过媒体传播出去。但是,鲁塞克现在的身份使她在没有瓦尔特的遗嘱的情况下无法拿走任何瓦尔特的财产。在她的朋友的提醒下,她打开了保险柜,没有找到遗嘱,却发现了价值百万的珠宝,后来发现,死者在去世之前已经变卖了所有的财产,将它们全部变成了珠宝。鲁塞克将珠宝存放在朋友家。死者的弟弟和侄子迫不及待地要接管死者的一切财产,以便将誊录塞克扫地出门。探长从可以进入公寓的人来寻找线索,发现瓦尔特的前妻还保留着房间的钥匙,她和情人在酒吧秘密约会,而真正的凶手正是这个女人。

快下班的时候,酒吧的伙计发现自己的老板波斯那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被人杀害了。刀口刺在胸部,鲜红的血迹已经渗透了衬衫,流了一地。尽管担心报警后警察会将整个酒店包围起来,并逐一调查询问,但事关人命,酒吧的伙计还是报了警。在等着看酒店苏丝表演的客人都走光后,随后赶来的探长德里克只好对当时在场的酒吧伙计、苏丝和琴师普拉斯格进行初步的调查询问。按照以往的惯例,苏丝的女儿莉娜会在妈妈下班的时候赶来接她。而今天,因为老板波斯那的被害,苏丝只好留下配合德里克的调查。让德里克感到意外的是,苏丝和琴师普拉斯格对老板的一致评价是,波斯那应该不算一个好人。同样的评价在波斯那的夫人那里得到了印证。对于丈夫波斯那的死,波斯那夫人不仅没有表示丝毫的痛苦,甚至连处理丈夫的后事,波斯那夫人都不想参加。除了上述的收获外,德里克还在波斯那夫人的画室里看见一幅波斯那夫人刚刚创作完成的、取名叫《月亮下的姑娘》的油画。从波斯那家里出来,德里克找到韦格那。韦格那是社会福利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工作时间以外,韦格那还开了一间的茶馆,专门接待一些沿街乞讨的流浪者和离家出走的孩子。因为工作的原因,韦格那对这个地区的每一个人都非常熟悉,波斯那也不例外。和苏丝、普拉斯格的看法一样,波斯那在韦格那的眼里也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流氓。但让德里克感到收获最大的是,在韦格那的茶馆里,他遇见了在这里兼做福利工作的莉娜。看见莉娜,德里克的脑海里总是出现波斯那夫人那幅叫《月亮下的姑娘》的油画。在再一次敲开波斯那夫人的门后,波斯那夫人告诉德里克,自己是莉娜学习绘画的老师,莉娜也经常做自己创作的人体模特。为了了解莉娜,德里克来韦格那的茶馆找莉娜,而在和韦格那一起陪莉娜去给一个流浪老人送狗时,德里克发现了韦格那作为社会福利工作者的另一面。案情调查到这里,德里克似乎找到了一点线索,但这个线索又是那么模糊不清。为此,德里克把苏丝、波斯那夫人和普拉斯格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在普拉斯格和波斯那夫人的交代中,德里克获悉波斯那曾经对莉娜有过猥琐非礼的行为,并在一次莉娜为夫人做模特时将其。波斯那完莉娜后,波斯那夫人打电话叫来了韦格那,试图让莉娜在韦格那的怀抱里得到抚慰。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到此,德里克已经判断出杀害波斯那的凶手。

内容由网友共同编辑,如您发现自己的词条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欢迎使用本人词条编辑服务(免费)参与修正。立即前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