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赛道设计师德里克的桐庐之行

德里克,英文名DERECK,爱尔兰人,是国际马联指定的越野赛道设计PETER团队的合伙人。经亚组委与国际马联多次对接后,这个团队最终同意负责桐庐亚运马术项目越野赛道的设计工作。

我于今年1月中旬借调到亚运会桐庐赛区场馆运行团队指挥部工作,之前对于德里克先生,我是从未见其人,却天天闻其名。赛道建设的时间非常紧,受多方因素的影响,设计师德里克的亚运马术之行一直未能启动。而德里克的中国之行,成为每次市县亚运工作协调会议的主要议题,每次会议都要提及。

好在经过多方的不懈努力,赛道设计师德里克的中国之行终于成行。受全球疫情的影响,他的亚运杭州之行,颇具戏剧性,他的航班先后经历了熔断、改签、转机等一系列的变动。经过一番辗转,2月25日凌晨,德里克先生终于从厦门机场抵达杭州桐庐,住进富春江边的一家隔离酒店。

德里克先生的隔离期即将结束,县里召开了专题会议,就目前的疫情防控形势下,对德里克如何到马术赛道现场指导工作事项进行了专题研究,并形成了一套方案,由我、医疗卫生组的冉和房车司机一起陪同德里克先生,做好服务协助和疫情防控等工作。

在微信里,我告知了德里克先生从酒店出来的时间,随行的房车司机邓先生早早地候在了酒店楼下,邓先生也是接德里克从厦门到桐庐的随行房车司机。德里克问我:司机在楼下,我需要提早下来还是等到规定的时间再下楼?在得到我的答复后,德里克先生按规定的时间、规定的线路,从桐庐出发,来到瑶琳马术中心越野赛道现场。

到达现场的德里克,急匆匆地下了房车,三步并作两步踏进赛道现场,满场的机器轰鸣让隔离了许久的德里克兴奋不已,他马不停蹄地开始工作,直至晚上六时多,德里克才坐车回到他在桐庐的第二个住宿地——陶陶山居。这幢临山的独栋民宿,是在当地政府的牵线下,好不容易找到的,既符合疫情防控的各项要求,四周环境也让德里克先生感到非常满意。

我、司机邓先生、防疫工作人员冉,我们三人就这样和德里克先生一起,开始了为期七天的“民宿与马术赛道”两点一线的工作之旅。一开始,德里克先生不理解,他说他不需要我们跟他一起,让我们忙我们的工作就可以了。我委婉地告诉他,因为你是我们亚运马术赛道的设计专家,是远道而来尊贵的客人,我们要在工作、生活上照顾好你,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更何况,我们把办公室的电脑打印机都搬过来了,不会影响我们的工作。德里克先生听了,这才含笑同意。

我们三个人自诩为“国际服务小组”,但在德里克先生到房间休整的间隙,我们三个人却开始为晚餐的事情犯难,因为回来晚,规定时间送来的盒饭早已冰冷,现烧的食材也没来得及准备,没办法,我们只有硬着头皮送上盒饭。德里克先生似乎看出了我们的窘态,安慰我们说,没事的,这些食物很好。在隔离期间,我已经习惯用筷子吃盒饭,这很好,我喜欢中国的食物。只是我不是一个大胃王,吃不了多少。

为了加快工作进程,德里克先生每天都到马术赛道现场指导。他会在前一天晚上就给我发来指示,告诉我他与施工方、技术代表约定好的到达现场的时间,然后我再把出发时间告诉“国际服务小组”,做好到现场的各项疫情防控准备。从民宿到马术赛道现场大约10分钟的车程,但每次德里克都会准备齐当,提前半小时从房间出来,独自一人坐在廊道的椅子上等候出发。

在民宿,德里克的活动范围是受限的,于是在马术赛道现场,就成了德里克最欢腾的时光。整个赛道不下五公里,每次德里克和技术代表都要反复绕行。我因脚踝受伤未愈,跟了几次就败下阵来,医疗卫生组的冉后续跟进。但因德里克的步速实在太快,冉有时也跟不上。绕了一圈回来的德里克,对因太累而站着的冉说:你累了吗?你还好吗?我们还要再绕回来的,你就在这里等我们吧!

德里克先生从小就是马术骑手,获得了不少奖牌,尔后又成为一名优秀的越野赛道设计师,并和好朋友PETER组建了国际马联高度认可的赛道设计团队。他热爱马术和赛道设计,对来中国指导马术赛道设计工作高度负责。在现场,他会反复踏勘马术比赛的线路;模拟马术比赛的种种情形,他会在赛道上起跳,测试弹性;他会抓起砂石,指导铺设层的高度;他会捡拾纤维砂,细看成质;他会反复研判,确定中控台的位置……他惊叹于我们现场施工的速度,一天一个样,这速度让他对我们肃然起敬。他说这速度在他们那里是不可能的,他说我们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团队,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都非常了不起。因此他特意给负责这项工作的GRACE发了语音,他很认可赛道建设各项工作,并表示感谢。

对马术十分热爱,对设计工作一丝不苟的德里克先生,对周边或目之所及但凡与工作沾边的事物,他都特别关注。一次,从马术现场回到民宿,已是下午两点多。一下房车,他就停住脚步了,围绕院子边上的一堆木料细细研究起来,从木料的横截面到侧面,他不停地抚摸,并捡起边上的树皮,近看、细闻、揉搓,一副如获至宝的样子。他问我木料的名称,我作了解释,他欣喜不已,说马术越野赛道的障碍就可以用这个木料,非常棒的木料,而且连树皮也可以使用。因为要马上给德里克先生准备技术视频会议,而我们的中饭还没有着落,我就连忙去干我的活了,留他一人在院子里“独享自由的气息”。技术视频会议按时召开,开到一半,德里克先生就开始大声喊我,我停下手中的活,立马过去一探究竟。原来德里克先生正跟技术代表和施工方在解释院里的木料、树皮以及梅花鹿雕塑,他认为在中国有很多很好的材质可用于障碍布置,可对方一下子没明白他的意思,他就急着想让我跟他们再解释解释。会议临近结束,他说赛道的景观布置,可以用9月份保持茂盛的植物,比如我们中国的竹子、香樟等,我开始惊讶并恍然大悟,原来每次出发去现场,途中他常会问我有关植物的问题,原来都是为了赛道设计。

德里克先生来中国时间较长,在爱尔兰那边,堆积了很多的工作需要他回去及时处理,他必须在隔离结束后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中国的亚运马术赛道现场指导工作。因此每天晚上,算好与爱尔兰的时差,他就开始与他的设计团队探讨工作。他的图纸和笔从不离身,他会在第二天早晨做核酸检测之前,让我把改好的图纸和障碍设计清单打印出来给他,然后到现场进行比对调整。

现场指导工作基本结束,走前的倒数第二天,天下大雨,德里克先生发来指令,说还要再去现场一趟。他说这场雨下得很及时,这样他就可以到现场看一下赛道的排水情况。走的前一天,德里克又和场馆的赛事专家、技术代表作了最后一次现场踏勘和技术交流,因为只有这一天,他的活动范围才可以稍微扩大一些。

当然,截止到那一天,我们的“国际服务小组”已经非常习惯德里克先生的工作节奏和状态了。

那天下午,德里克先生本来要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出发回国。但临时接到通知,要与市领导开个视频会议,德里克先生就一直等着。待会议结束,他问我杭州市有多大,我说杭州市的人口比爱尔兰的两倍还要多,他露出吃惊的表情说,我太荣幸了,和这么大的市领导视频通话,感谢你们。

出发前,德里克先生交给了我一个包得很好的袋子。我打开一看,原来里面是他码得非常齐整的快餐筷,在隔离期间一日三餐收的竹筷他不舍得扔,全被他收好放了起来,并郑重地“回赠”于我。

德里克先生现在已经回到了爱尔兰,他学会了下载CGTN来了解中国,学会了用筷子来吃中国的盒饭,知道了用山茶油炸的薯条比KFC的更好吃更健康,知道了中国的疫情防控措施的有效性,感受到了中国人民的友好和热情,他喜欢散发着清香的樟木和精美的木雕,他看中了中国的三轮电瓶车,他说他会买一辆,戴上中国的竹帽,成为爱尔兰街上最靓的仔……他说亚运马术桐庐之行让他印象深刻。同样,他身上的敬业、谦逊、朴实、好学等闪光品质也让我们印象深刻。

亚运会,在让世界认识中国杭州之前,也让我们有幸认识爱尔兰的马术赛道设计师德里克先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